(本报讯)自由党议员Dave Sharma在为自由党夺回东郊Wentworth的席位时,对有关他是否会在总理莫里森的新内阁中获得一个职位的问题置之不理。

Dave Sharma示,在第二次竞选中当选是他的“荣幸”。去年10月,谭保被赶下台、退出政坛后,Dave Sharma在该席位的补选中惨败给独立议员Kerryn Phelps。

而独立议员Phelps周一致电Sharma,祝贺他获胜,并表示,选民们“做出了一个保守的决定”。

这位备受瞩目的独立议员表示,她将花一些时间考虑自己的未来,但不排除进一步从政的可能性。几位消息人士称,Phelps有可能竞选悉尼市长。

Dave Sharma曾担任过驻以色列大使。他对有关他是否会被任命为联邦政府新内阁成员的问题置之不理。

他在周一表示:“未来几周、几个月乃至几年,我将集中精力做好一名优秀的地方代表。”

“我将帮助保护这个地方的开放空间和公园,争取优化建设当地的基础设施和交通设施,帮助保护我们的民众在Wentworth拥有的美好生活。”

Sharma还对谭保表达了自己的敬意,称他为“好朋友”。这位前总理因没有在补选中帮助Sharma竞选Wentworth席位而受到同党的批评。

Sharma表示:“谭保是一位非常受欢迎的人。”

“谭保和他的妻子是非常好的支持者和朋友,我想公开感谢谭保多年来对澳大利亚公众做出的贡献。”

Phelps博士说,她的失败可能是因为选民希望保留莫里森政府。

Phelps博士说:“最后时刻到了,但是我认为选民们希望回归一个自由党政府,因为他们反对工党提出的税收政策。”

争夺这个座位的竞争非常白热化。周一,在76.8%的选票统计中,Sharma赢得了51.67%的选票,Phelps获得了48.33%。Sharma以2572票领先。

Phelps表示,“能够代表Wentworth的选民是一种巨大的荣幸”。

她把从瑙鲁转移儿童和从海上拘留转移医疗服务列为她最自豪的成就。

Phelps说:“我们证明了一个声音就能产生影响。”

“我知道,当我进入众议院时,可能是7个月,也可能是很多年。”

但她表示,“明智的中间派”在澳大利亚政坛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她担心“自由党和国家党右翼势力的突然转向”。

Phelps说:“我相信社会进步政治的呼声仍然存在。”

一位与Phelps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表示,这是一个令人失望的结果,因为自由党人在这个席位上投入了大量资金,“却拒绝让他们的候选人参加任何论坛或辩论”。

Phelps表示,竞选活动“非常艰难”,他指的是在选民中流传的一系列种族主义和恐同邮件。

新南威尔士州警方反恐部门正在调查这些电子邮件,据信这些邮件来自一人。Phelps表示,她的对手与这些电子邮件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