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人被抵押贷款压得喘不过气来,而哪些区面临的压力最大呢?我们终于找到了答案。

在澳大利亚三个最大的城市中,以下分析披露了各城市抵押贷款压力最大的五个邮区。

抵押贷款压力指的是家庭将税前收入的30%以上用于偿还住房贷款,统计局(ABS)认为这是财务面临危险的状态。

金融比较网站RateCity.com.au的研究主管廷德尔(Sally Tindall)说,出现抵押贷款压力的原因有很多。

她表示:“在上一轮繁荣时期,许多人为了进入不断上涨的房地产市场而过度透支,尤其是在悉尼和墨尔本,许多人都是通过小额首付进入的。”

“房地产市场不断下跌也没有用,如果人们过度透支或使用小额首付,你的房子贬值可能会让他们陷入我们所说的“抵押贷款监狱”,他们无法为贷款再融资。”

“生活成本的上涨对人们来说也是一个真正的问题。更高的电费、汽油价格,凡是你能想到的,都让家庭感到手头拮据。”

在悉尼抵押贷款压力最大的5个邮区中,有4个位于城市的北部和西南部郊区, Edmondson Park位居榜首,20.3%的家庭在贷款偿还上的支出超过收入的30%。

位于Sutherland Shire的Kurnell也在榜单中,16.1%的房主面临压力。

在大墨尔本地区,排名前五的邮区中,有三个分布在市区的外围北部,还有两个位于东南部。

Wollert高居榜首,20.3%的家庭面临抵押贷款压力。

在布里斯班,五个压力最大的邮区,所占的比例比南部首府城市要低,这反映出该市房价较低,价值增长长期持平。

廷德尔表示,“抵押贷款监狱”的风险将变得更加普遍。尽管利率有望更低,但家庭仍陷在其中无法自拔。

她表示:“市场持续下跌的时间越长,它将困住越多的人。”

“即使你没有负资产,接近负资产也会使贷款很难再融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必须支付数千元的抵押贷款保险,这可不是个好主意。”

不过,那些经历抵押贷款压力但有足够房产净值进行再融资的人,可以在其它地方找到更优惠的交易。

“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可以让他们每月的预算得到一些缓解。现在是绝佳时机,因为银行正把最低利率抛给借款者——那些住在自己家里、拥有可观净值的人,”廷德尔表示。

如果澳大利亚央行(RBA)下周首次在三年内降息,这些财务紧张的家庭将是最轻松的。

If the RBA cuts rates and banks pass on the saving, households with a $500,000 mortgage would save $73 a month, RateCity.com.au research director Sally Tindall says.

廷德尔表示,贷款利率减少0.25%,每月可为40万元房贷的家庭节省至多58元,或每年节省700元。

若是50万元贷款,每月可节省73元,或者在较低的利率下每年节省875元。

她说:“对一些人来说,这可能看起来是一个小数目,但对那些真正在苦苦挣扎的人来说,这将产生很大的影响。”

当然,经济压力的缓解完全取决于贷款机构是否将澳大利亚央行预期的降息完全转嫁出去。

对那些面临抵押贷款压力的人来说,好消息可能还会继续,一些专家预计2019年至2020年将进一步降息。

JP Morgan has forecast four official interest rate cuts in the coming year totalling 1 per cent. Picture: AFP

全球银行摩根大通(JP Morgan)本周发布了对官方利率变动的预测,预计未来一年将在四次降息的基础上再下调1%。

首席经济学家奥尔德(Sally Auld)表示:“国内经济面临的结构性问题——家庭资产负债表的去杠杆化、持续的低收入增长、贷款标准的重新调整以及经济增长从房地产相关活动转向再平衡——都需要长期的低利率。”

对于澳储行可能采取的行动,摩根大通的预测是所有金融行业评论人士中最大胆的。

Many of the suburbs experiencing the highest rates of mortgage stress are on city fringes in areas typically referred to as ‘mortgage belts’. Picture: Jack Atley

几乎所有经济学家都认为,澳大利亚央行董事会将在下周二开会时把利率降至1.25%的创纪录低点。

澳大利亚央行的预期举措在很大程度上是对经济前景的担忧,德勤在其预测中表示,澳大利亚经济既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但总体而言,增长将“低于平均水平”。

报告指出:“一方面,消费者对房价下跌的持续谨慎和住宅投资的减少将对经济增长构成压力。”

“另一方面,增加政府在基础设施和服务、资源出口方面的支出,以及今年联邦预算中宣布的增加减税的效果,将有助于经济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