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录得12个月来最小的月度跌幅,分别下跌0.5%和0.3%,一系列利好消息在疲软的市场中产生了反响。

CoreLogic最新的享乐主义住宅价值指数(hedonic home value index)显示,悉尼房价目前已较2017年年中的峰值下跌14.9%,墨尔本房价累计下跌11.1%,为1980年以来的最大跌幅。

CoreLogic高级研究分析师库舍尔(Cameron Kusher)表示:“悉尼和墨尔本目前都处于相当深的修正区间,因此它们的跌幅相当大,但没有像一些人所说的20%至25%那么大。”

“并不是说条件一定很好,而是更多的卖家意识到现在并不是出售的好时机,所以我们看到进入市场的新房产越来越少,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迹象,那些在市场上出售房产的卖家对价格持越来越现实的态度,这意味着房价的下跌没有以前那么剧烈。”

Domain数据显示,悉尼周末的拍卖初始清盘率达到了65.9%,而上周的最终清盘率为57.4%。

但较低的库存水平和未报告的潜在流拍率可能会给市场带来更乐观的印象。

“下降速度正在放缓,但对悉尼这样的城市来说,如果按年率计算,上月0.5%的降幅仍为6%。因此,市场并没有完全逆转其态势,但下跌肯定正在放缓,”库什尔说道。

今年年初以来,悉尼和墨尔本房价下跌速度有所放缓,但全澳各地均出现负增长趋势。

除了堪培拉,其他所有首府城市的房价都在这个季度出现了下跌。

其中,达尔文领跌,过去3个月下跌3.3%,5月下降1.6%,而珀斯的房价这个季度下跌1.8%,上个月下跌1%。

在经历了一段时期强劲的价格增长后,霍巴特已不再是一个可负担的城市。但自2016年初以来,霍巴特首次出现季度负增长,价格下跌0.7%。

最近房地产市场出现了一些积极迹象——联盟党连任意味着房产税不会有变化,6月份澳储行即将降息的可能性很大,而澳洲审慎监管局(APRA)宣布将取消7%的抵押贷款利率偿还测试——这些转化为过去两周买卖双方的情绪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只是这些变化尚未渗透到房地产价格的变化中。

“这次选举是在5月中下旬举行的,因此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但政府‘未改变’给了市场一个确定性,因为很明显,工党和自由党在竞选时的政策截然不同。”库什尔说道。

“之后不久,APRA就发布了关于抵押贷款偿还测试(缓冲)的声明,这一点尚未改变,但从市场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信号,表明获得抵押贷款可能开始变得更容易一些。”

除此之外,外界普遍预计,澳洲央行将于周二降息,这是自2016年8月以来的首次降息。2016年8月,央行降息25个基点,至1.5%的创纪录低点。

库什尔表示:“总体而言,一切都是积极的,但我们仍认为,市场将在今年年底触底。”

“我们预计市场不会迅速反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