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iton的Altitude公寓大厦位于悉尼西部Parramatta,一套两居室公寓转售的价格比楼花价低了23%,可见目前的公寓市场仍在“苦苦挣扎”。

公开记录显示,一套位于Church Street 330号的公寓曾被称为“范思哲套房”(Versace Suite),拥有三间卧室,今年5月以99万元的价格转售,低于2015年128.5万元的楼花售价。

这里可欣赏悉尼的景色,配有凯撒石凳、居民有权使用礼宾台、两个游泳池、一个健身房、一个水疗中心和一个桑拿房。Altitude公寓楼是Parramatta最高的住宅楼之一,一共54层。

此外,该楼盘还有许多其他转售项目,过去一年售出的公寓要么利润微薄,要么与项目在2014年至2015年推出的原售价相比,亏损高达23%。

今年3月,43层的一套两居室公寓转售,以82万元成交,比略高于100万元的楼花价格低了近20%。

今年1月,另一套15层的两居室公寓以70万元的价格转售,售价为原楼花价格的15%。

一些公寓虽有盈利,但不是业主想要的价格。

同样在今年3月,7层的一套两居室售价为82.5万元,高于78.1万元的买入价。但在2月份挂牌上市时,买家出价低于88万至93万元之间的要价。

市场萧条

尽管自联邦大选以来,拍卖市场已经出现了早期的提振——但住房市场支持者认为,在销售疲弱和拍卖数据不佳的情况下,现在就断言复苏还为时过早——公寓市场在艰难的环境中仍表现得萎靡不振,尤其是转售市场。

评估师怀特(Herron Todd White)表示,这些公寓在2012年至2017年的繁荣时期获得了高额溢价,当时当地和外国投资者竞相抢购楼花公寓。

“由于更大市场表现疲弱,我们将继续看到结算价未能达到楼花买价,”该评估机构在月度评估中称。“这些估值需要近期类似公寓的转售来支撑其价值,但任何证据都表示,转售价格无法支撑强劲的楼花价格。”

这位评估人士补充称,西悉尼房价尤其疲弱,尽管在繁荣时期表现良好。

“市场的负面情绪和更严格的贷款要求在房价中值下降的过程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我们预计,这一趋势将在今年接下来的时间继续下去。”

Herron Todd White称,转售公寓的前景依然黯淡,开发商提供激励措施鼓励人间购买公寓,由此可见一斑。

在悉尼以西45公里处的Schofields,开发商Bathla为其Pelican房地产项目提供120万元的幸运抽奖,最终就看新公寓买家的运气了。

Herron Todd White称,”像这样的激励和赠品通常不会出现在市场繁荣时期,所以它被视为是一个时代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