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悉尼晨锋报》报道,根据针对司机行为的一项分析,如果悉尼CBD开始实施拥堵税,那么高收入人群将是受影响最大的。

这项研究是由Grattan Institute实施的。生产力委员会新会长Michael Brennan本周表示,对征收拥堵税表示支持。如果实施拥堵税,道路用户在进入交通繁忙的地区或选择高峰期出行的时候将被收取一定的费用。

批评人士认为,这样的收费可能会给低收入人群带来最大影响。

但是,Grattan Institute交通和城市项目总监Marion Terrill表示,开车进入CBD的人通常收入都较高。

“如果新州政府确定在CBD周边收取拥堵税,那主要还是会影响更富裕的阶层。从Wentworth和Warringah开车去CBD上班的人比从Blaxland和Parramatta开车上班的人要多得多。

”在悉尼,开车去CBD上班的普通全职工薪族一周的平均收入为2490元,比普通的全职工薪族的周收入要高1070元。而在墨尔本,开车去CBD上班的人一周的全职收入为1950元,比普通的全职工薪族的周收入高610元。“
新州交通与道路厅长Andrew Constance周四也表示,政府可以重新考虑交通服务收费的方式,引用类似人们订阅Netflix服务的”灵活定价“。

虽然现在还没有具体细节,但Constance表示,人们应该像订阅Netflix一样订购交通服务。

”你订购一个月,那所有公共交通和其他交通方式不同定价都包括在里面,不管是共享出行还是火车等。“
但是他没有正面回答有关是否应实施拥堵税的问题,反而指出,这是改变驾驶行为的一种方式。

生产力委员会和议会预算办公室都提醒称,用来为关键道路基础设施拨款的燃油税收入大幅减少,因为消费者开始购买能效更好的车或电动汽车。

2015年,澳洲基础设施机构曾提出,政府应该停止征收燃油税,而对道路用户收取包括拥堵税在内的费用。PwC制定的模型发现,由于节省了出行时间,到2031年,该计划每年可以节省80亿元。

模型还发现,伦敦、新加坡、哥德堡和其他已经实施了拥堵税的城市,拥堵成本平均减少了15%。

PwC总结说:”道路用户确实会收到经济的影响而修正驾驶行为。这也就表示,涉及良好的道路收费计划也可以帮助减少澳洲拥堵,提供可靠的出行时间。“

今年3月,纽约成为第一个通过立法实施拥堵税的美国城市。

虽然有越来越多人呼吁澳洲城市也征收拥堵税,但道路定价的问题一直都备受争议。

莫里森政府承诺投资数十亿元来修建解决拥堵问题的基建项目,但联邦城市基础设施部长Alan Tudge表示,道路用户定价”不在我的计划内“。

Brennan表示,道路用户收费可以为州政府提供一个有价值的资金来源,但这需要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