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Mascot Towers事件发生后,专家表示,政府、建筑商和银行“把事情搞砸”了,澳大利亚的房主和购房者正面临巨大的财务伤痛。

Mozo的房地产专家乔夫切夫斯基(Steve Jovcevski)称,希望贷款在悉尼买房的人应该非常担心自己能否获得抵押贷款的机会。

他表示:“如果一栋建筑出现问题,那么银行将不会贷款给买家来购买该栋建筑的房子。”

而这个问题只会变得更糟。约夫切夫斯基表示,随着澳大利亚各地数以万计的公寓进入市场——其中许多存在建筑问题——未来两年,这一问题的真正规模将变得显而易见。数据显示,2019年底前,悉尼将建成近5.4万套公寓。

REA首席经济学家康尼斯比(Nerida Conisbee)表示,公寓质量危机发生在最糟糕的时候,由于大量房产进入市场,价值已经在下滑。

她说,“过去5年来,市场一直担心供应过剩,(建造或购买)融资一直很困难。”

“人们购买楼花的一个大问题是,他们已经付了首付,但在结算时,他们很难获得融资。”

对于已经拥有新楼盘公寓的人来说,融资也是个问题。银行对那些出现问题的楼盘的估值远低于购入价,导致业主陷入负资产,这个局面可能终身都甩不掉。

约夫切夫斯基说,“这会影响你的房产价值,被困在这些公寓里的‘抵押贷款囚犯’将无法动弹。”

对于怀特(Andy White)来说,这个教训再熟悉不过了。他在墨尔本有一套公寓,而所在公寓楼的包层存在不合规的问题。

2017年,这栋大楼发生火灾,烧毁了两套公寓,从那以后,尽管包层被合规材料取代,但没有一套公寓能够成功售出,有一套公寓在市场上已经18个月无人问津了。

怀特表示:“与公寓相比,购买烤面包机享受的保障更大。我们买了这些公寓,上面盖着官方印章,写着没问题。但你不能把它卖掉,你不能把它作为贷款担保然后再到别的地方去买房。如果你要买房,一定要小心,多做功课——我不会再买公寓了。”

Mascot Towers的居民也面临着类似的情况,他们眼看着自己的房产一夜之间变得一文不值。

雪上加霜的是,他们现在不得不拿出大约500万元来支付他们那栋有缺陷建筑的维修费用,因为建筑已经超过了六年的重大缺陷建筑保修期。

他们唯一的选择是起诉建筑商以收回他们的支出,但这是一种高风险、低回报的做法,尤其是当许多建筑公司在建筑完工后倒闭。

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高级讲师罗克里(Simon Lockery)表示:“这种认为业主应该在法庭上起诉这些公司的观点是不对的——他们不能,他们已经走了,政府告诉人们起诉是不现实的。他们真的想让法庭在未来10年里充斥着关于包层的案子吗?这个数字还会增长。”

约夫切夫斯基表示,政府需要介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并找到一种让银行和保险公司承认某栋建筑已经修复的作法,而不是让它留下坏名声。

他说:“我们需要银行和保险公司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即修复工作已经展开,现在我们将像往常一样放贷。”

如果没有这一点,保险成本将是巨大的,业主将永远无法逃脱负资产的命运。

劣质建筑的高成本

修复建筑公司Dapcor的董事兼所有者雷瑟迈尔(Christoph Reithmeier)表示,修复违规建筑的成本高得令人难以置信。

“一般来说,新建筑的大多数缺陷更多地与表面裂缝和不合规有关,”他说。“对单元房业主来说,最大的缺陷成本是防水。”

雷瑟迈尔表示,业主修缮一栋“可能永远无法恢复”的建筑,会对他们造成巨大的财务影响。

买家注意

雷瑟迈尔表示,买家需要做足功课,确保他们不会买到有大问题的房子。

REA的康尼斯比表示,“对于那些想买房的人来说,这是你需要考虑的,确保你了解开发商之前做过什么,并与租户交流。”

“如果你从第一次买房的开发商那里买房子,那你找不到之前的案例,如果公寓很便宜,你就需要考虑所有这些因素。”

Mascot Towers residents have been left stranded. Picture: Monique Harmer

但洛克里表示,这种态度是不公平的,因为买家依赖政府、监管机构和建筑商来做正确的事情。

他说,“情况要复杂得多,根据我们所看到的情况,很难看出最终自己会面临什么问题——比如房间漏水,如果有规章制度,那么政府就需要承担责任。”

我们需要皇家委员会吗?

洛克里说,现在是政府成立国家皇家委员会进入公寓楼的时候了。

他说:“政府、建筑商和监管机构从根本上都在推卸责任。”

他警告称,如果不采取重大行动,澳大利亚的成本可能高达数十亿元。

“这是政策的失败,是监管政策的失败——监管机构没有权力监管——也是建筑实践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