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Mascot Towers事件發生後,專家表示,政府、建築商和銀行“把事情搞砸”了,澳大利亞的房主和購房者正面臨巨大的財務傷痛。

Mozo的房地產專家喬夫切夫斯基(Steve Jovcevski)稱,希望貸款在悉尼買房的人應該非常擔心自己能否獲得抵押貸款的機會。

他表示:“如果一棟建築出現問題,那麼銀行將不會貸款給買家來購買該棟建築的房子。”

而這個問題只會變得更糟。約夫切夫斯基表示,隨着澳大利亞各地數以萬計的公寓進入市場——其中許多存在建築問題——未來兩年,這一問題的真正規模將變得顯而易見。數據顯示,2019年底前,悉尼將建成近5.4萬套公寓。

REA首席經濟學家康尼斯比(Nerida Conisbee)表示,公寓質量危機發生在最糟糕的時候,由於大量房產進入市場,價值已經在下滑。

她說,“過去5年來,市場一直擔心供應過剩,(建造或購買)融資一直很困難。”

“人們購買樓花的一個大問題是,他們已經付了首付,但在結算時,他們很難獲得融資。”

對於已經擁有新樓盤公寓的人來說,融資也是個問題。銀行對那些出現問題的樓盤的估值遠低於購入價,導致業主陷入負資產,這個局面可能終身都甩不掉。

約夫切夫斯基說,“這會影響你的房產價值,被困在這些公寓里的‘抵押貸款囚犯’將無法動彈。”

對於懷特(Andy White)來說,這個教訓再熟悉不過了。他在墨爾本有一套公寓,而所在公寓樓的包層存在不合規的問題。

2017年,這棟大樓發生火災,燒毀了兩套公寓,從那以後,儘管包層被合規材料取代,但沒有一套公寓能夠成功售出,有一套公寓在市場上已經18個月無人問津了。

懷特表示:“與公寓相比,購買烤麵包機享受的保障更大。我們買了這些公寓,上面蓋着官方印章,寫着沒問題。但你不能把它賣掉,你不能把它作為貸款擔保然後再到別的地方去買房。如果你要買房,一定要小心,多做功課——我不會再買公寓了。”

Mascot Towers的居民也面臨著類似的情況,他們眼看着自己的房產一夜之間變得一文不值。

雪上加霜的是,他們現在不得不拿出大約500萬元來支付他們那棟有缺陷建築的維修費用,因為建築已經超過了六年的重大缺陷建築保修期。

他們唯一的選擇是起訴建築商以收回他們的支出,但這是一種高風險、低回報的做法,尤其是當許多建築公司在建築完工後倒閉。

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RMIT)高級講師羅克里(Simon Lockery)表示:“這種認為業主應該在法庭上起訴這些公司的觀點是不對的——他們不能,他們已經走了,政府告訴人們起訴是不現實的。他們真的想讓法庭在未來10年里充斥着關於包層的案子嗎?這個數字還會增長。”

約夫切夫斯基表示,政府需要介入,幫助解決這個問題,並找到一種讓銀行和保險公司承認某棟建築已經修復的作法,而不是讓它留下壞名聲。

他說:“我們需要銀行和保險公司接受這樣一個事實,即修復工作已經展開,現在我們將像往常一樣放貸。”

如果沒有這一點,保險成本將是巨大的,業主將永遠無法逃脫負資產的命運。

劣質建築的高成本

修復建築公司Dapcor的董事兼所有者雷瑟邁爾(Christoph Reithmeier)表示,修復違規建築的成本高得令人難以置信。

“一般來說,新建築的大多數缺陷更多地與表面裂縫和不合規有關,”他說。“對單元房業主來說,最大的缺陷成本是防水。”

雷瑟邁爾表示,業主修繕一棟“可能永遠無法恢復”的建築,會對他們造成巨大的財務影響。

買家注意

雷瑟邁爾表示,買家需要做足功課,確保他們不會買到有大問題的房子。

REA的康尼斯比表示,“對於那些想買房的人來說,這是你需要考慮的,確保你了解開發商之前做過什麼,並與租戶交流。”

“如果你從第一次買房的開發商那裡買房子,那你找不到之前的案例,如果公寓很便宜,你就需要考慮所有這些因素。”

Mascot Towers residents have been left stranded. Picture: Monique Harmer

但洛克里表示,這種態度是不公平的,因為買家依賴政府、監管機構和建築商來做正確的事情。

他說,“情況要複雜得多,根據我們所看到的情況,很難看出最終自己會面臨什麼問題——比如房間漏水,如果有規章制度,那麼政府就需要承擔責任。”

我們需要皇家委員會嗎?

洛克里說,現在是政府成立國家皇家委員會進入公寓樓的時候了。

他說:“政府、建築商和監管機構從根本上都在推卸責任。”

他警告稱,如果不採取重大行動,澳大利亞的成本可能高達數十億元。

“這是政策的失敗,是監管政策的失敗——監管機構沒有權力監管——也是建築實踐的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