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裁定,与交往25年的朋友共同抚养这名孩子的捐精者在法律上是这个孩子的父亲,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可能会对数千个澳大利亚家庭产生影响。

19日上午高等法院的这个推翻了整个家事法庭的决定的裁决可能意味着使用已知捐精者并让他们参与到自己孩子生活中的单身女性会发现,法律将认可捐精者是自己孩子的父亲。

孩子的母亲和她的同性伴侣试图将女孩和她的妹妹带到新西兰居住,这起法律纠纷由此引发。

高等法院昨天裁定,女孩的生父在法律上也是她的父亲。

这名化名罗伯特·马森(Robert Masson)的男子,已经在女孩的出生证明上进行了登记,并支付了抚养费。他从孩子生下来起就和孩子的母亲一起照顾孩子——换尿布、参加学校和日托活动以及带她参加课外活动等等。

初审法官称罗伯特与这名女孩有着极其亲密的依恋关系。

他还把孩子的妹妹当作自己的女儿,尽管她不是他亲生的孩子。但两个孩子都叫他爸爸。

去年家事法庭发现,尽管该地区的司法意见存在严重分歧,但将罗伯特视为法律层面上的父亲是违反宪法的。根据新州法律,因为这位捐精者并未与孩子的母亲结婚或与孩子的母亲发生了事实上的性关系导致孩子的母亲怀孕,所以这位捐精者不是孩子的父亲。

然而,昨天高等法院推翻了这一决定。它发现,新州有关父母关系的法律没有被联邦法律采纳。

大多数法官都表示,一个人是否有资格成为父母,是一个事实和程度的问题,是由普通的当代人对“父母”这个词的理解和情况所决定的。

法官们说:“将孩子的生父描述为捐精者表明这名男子所做的工作仅仅是提供他的精液,此后与这名儿童的成长无半点瓜葛。而在这个案件中,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上诉人不仅提供精液使孩子的母亲怀孕,孩子出生后,他还在出生证明上登记为孩子的父亲,作为她的父亲,他一如既往地支持并照顾着她,因此,将上诉人定性为捐精者实际上是忽视了他除了提供精液以外的所有行为。”

初审法官、家事法庭法官玛格丽特·克利里(Margaret Cleary)裁定,孩子的母亲苏珊·帕森斯(Susan Parsons)不可以带着自己的妻子回到她的出生地新西兰,除非得到罗伯特的同意。相反,她表示,孩子们应该和罗伯特住在一起,继续和她们的父亲在纽卡斯尔度过正常的工作日、周末和假期。

这场争端始于五年前,据信双方都为此损失了150多万澳元。

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孩子的父母最多可以有四个人。

罗伯特委托的施泰纳律师事务所(Steiner Legal)的律师塔利亚•布莱尔(Tahlia Bleier)对这一决定表示满意。

她说:“高等法院19日的裁决证实,从任何意义上说,马森先生现在都是他女儿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