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悉尼晨锋报》报道,学生们对悉尼新一代公立学校的需求非常高,很多学生想要利用全新的设备和新州先进的技术,但都只能失望而归。

举例来说,排在Lindfield Learning Village等候名单上的上百个家庭都没能如愿。而上周,明年想要在Inner Sydney High读书的学区外学生也都面临着希望落空的境遇。

该校的校长写信给学区外的家庭,称”由于学区内的学生很多“,她无法提供名额给这些学区外的学生。教育厅也证实,在此次接收的180名学生中,没有学区外的学生。

今年晚些时候,悉尼西部地区还将开设一所耗资3.25亿元的学校,该校的需求预计也会很强劲。这所学校将为Parramatta Public School和Arthur Phillip High的学生提供一个新家。

这些新学校将配备高科技的科学实验室、学习室和有灵活划区的教室。

政府将花费67亿元建设和升级190所学校。专家预测,这些学校建设热潮可能导致未来10年的公立学校需求增强。

研究显示,家长们在选择学校的时候确实会将设施考虑在内。但其实教学质量和领导力才对孩子的教育有更大的影响。

前新州教育厅长Adrian Piccoli说:”我预计注册入学的人数会更多,因为都是很棒的学校,有最棒的设施和最好的教学。现在面临的挑战是将所有学校提升到同样的标准。”

悉尼大学教育学教授Helen Proctor表示,人们会把建筑的新旧和学校背后的能量联系在一起。

“当你看到一栋破旧的建筑时,你会觉得里面会不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你走到一些新校园时,感觉真的非常好,它们会提升你的精神。这就像是公立学校宣告信心的一种方式。”

新建筑通常意味着通风、光线和温度控制也会更好,这就会让学生的大脑运转和学习更加集中。

在Ultimo Public School,共有15名6年级的学生申请Inner Sydney High,但其中11人无法入校学习。另外4名申请成功的学生都住在学区内。其中有一个家庭为了确保孩子入学而搬了家,另外有一名学生申请了Sydney Secondary College,但被转到了Inner Sydney。该校明年将为7年级学生提供180个名额。

而那些没有申请成功的学生的家长去年年底宣布学区时就非常失望。这些家长早在2017年第一次宣布这所学校时就希望把孩子送到这里。

这些家长此前曾希望学校有足够多的名额提供给学区外的学生,所以学校的拒绝让他们更加失望。

而很多被拒绝的学生可能要上私立学校,如果明年开学的时候,有注册入学的学生退学,他们可能还会获得入学名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