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悉尼晨鋒報》報道,學生們對悉尼新一代公立學校的需求非常高,很多學生想要利用全新的設備和新州先進的技術,但都只能失望而歸。

舉例來說,排在Lindfield Learning Village等候名單上的上百個家庭都沒能如願。而上周,明年想要在Inner Sydney High讀書的學區外學生也都面臨著希望落空的境遇。

該校的校長寫信給學區外的家庭,稱”由於學區內的學生很多“,她無法提供名額給這些學區外的學生。教育廳也證實,在此次接收的180名學生中,沒有學區外的學生。

今年晚些時候,悉尼西部地區還將開設一所耗資3.25億元的學校,該校的需求預計也會很強勁。這所學校將為Parramatta Public School和Arthur Phillip High的學生提供一個新家。

這些新學校將配備高科技的科學實驗室、學習室和有靈活劃區的教室。

政府將花費67億元建設和升級190所學校。專家預測,這些學校建設熱潮可能導致未來10年的公立學校需求增強。

研究顯示,家長們在選擇學校的時候確實會將設施考慮在內。但其實教學質量和領導力才對孩子的教育有更大的影響。

前新州教育廳長Adrian Piccoli說:”我預計註冊入學的人數會更多,因為都是很棒的學校,有最棒的設施和最好的教學。現在面臨的挑戰是將所有學校提升到同樣的標準。”

悉尼大學教育學教授Helen Proctor表示,人們會把建築的新舊和學校背後的能量聯繫在一起。

“當你看到一棟破舊的建築時,你會覺得裡面會不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你走到一些新校園時,感覺真的非常好,它們會提升你的精神。這就像是公立學校宣告信心的一種方式。”

新建築通常意味着通風、光線和溫度控制也會更好,這就會讓學生的大腦運轉和學習更加集中。

在Ultimo Public School,共有15名6年級的學生申請Inner Sydney High,但其中11人無法入校學習。另外4名申請成功的學生都住在學區內。其中有一個家庭為了確保孩子入學而搬了家,另外有一名學生申請了Sydney Secondary College,但被轉到了Inner Sydney。該校明年將為7年級學生提供180個名額。

而那些沒有申請成功的學生的家長去年年底宣布學區時就非常失望。這些家長早在2017年第一次宣布這所學校時就希望把孩子送到這裡。

這些家長此前曾希望學校有足夠多的名額提供給學區外的學生,所以學校的拒絕讓他們更加失望。

而很多被拒絕的學生可能要上私立學校,如果明年開學的時候,有註冊入學的學生退學,他們可能還會獲得入學名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