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家私人承包的实验室搞错了病理测试的结果之后,一名癌症患者在北部海滩医院(Northern Beaches Hospital,NBH)被切除了肠道的错误一侧。

这名男性患者上周在这家公私合营的医院接受了结直肠手术,然而,外科医生却切除了他结肠的错误部分。

《悉尼晨锋报》获悉,这一严重错误是由于NBH的外包病理学实验室Australian Clinical Labs在患者的病理报告中犯下了错误。

患者被迫于上周五返回NBH接受矫正手术。目前尚不清楚这个错误会对他的长期健康产生什么影响。

Australian Clinical Labs的通讯主任表示,因顾虑到个人隐私,该公司不会对个别患者的病例发表评论,并请记者有问题去问NBH。

该医院的私营运营商Healthscope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患者及其家人已了解了全部信息,NBH正在支持他持续的护理和治疗。

据Healthscope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称,医院根据协议向卫生厅报告了这一事件。

“该事件立即被通报给新州卫生厅,错误的原因正在调查中。”声明中写道。

所谓的“错误现场手术”是最严重、罕见和可预防的医学错误之一,被称为哨兵事件。必须向卫生系统的最高层报告。

根据最新的官方数据,在2011-2012至2016-2017期间,新州仅记录了四起哨兵事件,涉及手术搞错了患者,或者搞错了身体部位,导致死亡或重大永久性丧失功能。

Australian Clinical Labs获得了一项长期合同,为拥有488个床位的NBH提供病理服务,以便在其现场实验室中执行包括血液学、解剖病理学、微生物学、生物化学、免疫学和血清学在内的综合病理学服务。

据其网站称,它是澳大利亚公立医院最大的私人病理服务提供商,为90多家公立和私立医院提供服务。

新州卫生厅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无论结果如何,涉及错误身体部位的手术都必须向卫生部报告。

在调查进行期间,新州卫生厅长哈扎德(Brad Hazzard)无法发表评论。调查将确定该案件是否将被正式记录为哨兵事件。

此前,由于担心这家新医院的公私合营地位可能会妨碍审计长审计其经营和治疗结果,新州工党争取到了一项议会调查,有权传召该医院的前任和现任职员。

在那些有望提供证据的人中,有前首席执行官拉塔(Deborah Latta)和前医疗主任梅萨拉(Louise Messara)以及前麻醉药主任博伊斯(Alistair Boyce)。

在该医院八个月前开业后的几天和几周内,这三名高管先后辞职,原因是担心该医院基本药物和医疗设备短缺、人员不足以及存在会影响患者护理的系统性失误。

调查还将包括现任医院高管,新州卫生官员。个人也被邀请分享他们的经验。调查于7月28日截止。第一次听证会定于8月26日举行。

上周,Healthscope宣布了一系列高级职位,包括首席运营官达西(Paul Darcy)和护理主任阿尔索普(Fiona Allsop)。预计新任首席执行官将在未来几天内宣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