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悉尼晨锋报》报道,悉尼的性产业已经从Kings Cross的霓虹灯扩散到城市的其他城区。Parramatta、Willoughby、Liverpool和Canterbury-Bankstown都有几家妓院。

内城区依然是性产业的中心区域。悉尼市府共有39家妓院正在运营,大部分都在包括Potts Point、Darlinghurst、Woolloomooloo、Surry Hills及市中心在内的东部,另外还有40家性产业其他种类的店铺,包括脱衣舞俱乐部等。

附近的Inner West市府共有25家妓院;Parramatta19家;Liverpool和Canterbury-Bankstown也各有8家妓院。

在悉尼的下北岸,Willoughby共有10家审批通过的妓院,主要集中在Artarmon。另外,North Sydney还有4家妓院。

新州的妓院是要根据当地的规划控制规定来由市府进行审批的。主要规定有禁止妓院开设在住宅区或靠近教堂、学校、公园及操场的地方。

新州妓院数量的统计差别很大。和昆州维州不同,新州政府不会对合法妓院进行统计。Brothel Busters的主人Chris Seage表示,这种情况“非常可悲”。Brothel Busters是负责帮助市府调查非法妓院的。

Seage表示,州政府并没有认真对待监管妓院这件事。

根据2010年的报道,当时悉尼有244家妓院,还收到了90次有关非法运营的投诉。

新州议会2015年的一份报告指出,在悉尼CBD20公里范围内有至少101家妓院在运营,同一年,新州警方预计,州内有340家妓院。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整个昆州也只有20家合法妓院。政府有严格的规定,妓院必须通过妓院经营许可局的认可。墨尔本则有85家获得经营许可的妓院。

新州规划厅长Rob Stokes表示,新州政府目前无意修改妓院的相关规定制度。

“这是2015年通过议会质询定下的模式,当时发现,市府来负责妓院的规划和开发审批都是最好的。就在同一年,政府给市府更大权力,让他们可以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对妓院进行检查。”
而产业人士则普遍对新州对待性产业的态度表示赞赏。他们指出,类似昆州这样的严苛规定反而推动了地下卖淫的发展,让性工作者处于风险中。

Touching Base NSW会长Saul Isbister说:“当地市府基本就是睁只眼闭只眼。”

当地有些市府似乎很难根据规定追踪妓院的状态。从1996年至今,Georges River市府地区审批通过了13家妓院的经营,但是一名发言人表示,市府并不知道这些妓院是否还开着。据了解,Georges River覆盖了Hurstville和Kogarah。

Willoughby市府的一名发言人说:“市府没有足够多的合法机制、资源或权力来有效关闭这些妓院。”
Canterbury Bankstown市长Khal Asfour表示,政府对妓院改革的无作为是无法接受的。

悉尼市府的一名发言人表示,市府在过去一年已经加大了对按摩院的调查力度。上周,市府还成功捣毁了打着按摩院旗号的两家非法妓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