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ra Keen和Latham Keen面临着很多悉尼年轻夫妇面临的同样选择,到底是搬到更远的郊外还是搬到高层公寓居住?

夫妻俩买不起靠近CBD上班地点的独立房,但也不想带着15个月大的儿子住在高层公寓里。他们最终在距离CBD12公里的悉尼下北岸Lane Cove买下了一套三居室的联排别墅。

“我们花了6、7个月时间来找房子,当时只看到了4套联排别墅,市场上适合的房子不多,而这套房子符合我们所有要求,所以我们发现的时候就直接买了。”

新州规划厅长Rob Stokes表示,类似Keens夫妇这样的中等密度住宅是悉尼“遗失的中等”。他认为,更多排屋式住房才是解决城市住房问题的关键。

虽然从2017年房价高峰期至今,悉尼房价已经下降了14.5%,但这里的房价中位值依然达到了近90万元。

悉尼的公寓开发案最近也受到关注,在过去7个月内,就有两栋公寓建筑因为开始开裂而被疏散。

Stokes说:“公寓式居住方式对有些人来说是很棒的选择,但并不适合每一个人。独立住房对很多家庭来说是负担不起的,而排屋式住房的好处在于是低层且面积适中。”

未来40年,悉尼的人口预计将超过800万人。

为了满足这些额外人口的需求,贝姬莲政府去年就推出法案,让划分土地修建排屋变得更加容易。

根据Low Rise Medium Density Housing Code的规定,这种类型的住宅可以在不提交开发申请的情况下就直接建造。

”我希望我们能够有选择,能够传播一种不一样的住房,如果我们无法满足人口的住房需求,那么以后的贫富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根据政府提出的新规,开发商修建排屋建筑时甚至不用通知邻居。

但也有人对这条新规表示强烈反对。

非营利组织Urban Taskforce的Chris Johnson认为,这条建筑准则新规无法为悉尼未来的居民提供足够多的新房。

”我们需要大家住在更靠近城区的地方。在火车站周边,使用公共交通,步行去上班和商店,这是一种文化的改变,一种生活方式的改变。“
非盈利居民组织Save Our Suburbs的会长Tony Recsei致力于反对悉尼的”被迫重新分区“以及”过度开发“。

Recsei担心,中等密度的住宅会毁掉一个地区的个性。

”这将会改变整个城区的个性,会给交通密度、停车和住房特征带来很大影响,不应该由政府来决定,应该是社区居民来决定。“

Keen夫妇希望,悉尼能重新发现对中等密度住宅的喜爱。

Keen太太在谈到下北岸时说:“我是在这里长大的,我很愿意呆在这里。这里有我熟悉的学校,我知道的地方和我认识的人。但是就现在的房价来说,我是买不起独立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