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悉尼建筑缺陷危机的加剧,距离开裂的Mascot Towers仅150米的一座公寓楼可能成为“下一个目标”。

图片显示,这栋六层楼高的建筑于2009年完工,早在2014年7月就存在漏水、地基下沉和开裂的问题,当时它还只有5年的房龄。

拍下这些照片的房地产经纪人阿尔梅达(Edwin Almeida)表示,这些问题依然存在,而且越来越严重。

他周二说,“这是下一个目标,问题很多。”

在2009年的一段视频中,这位房地产经纪人展示了在Church Avenue这栋公寓楼的情况,用手触摸混凝土时,混凝土会裂开,同时还存在混凝土剥落、水渗入地下停车场以及混凝土癌(concrete cancer)等问题。

他在视频中说,“我们说的不是你可以把梯子搭上去修理的事情,我们说的是要搭五六个层的脚手架。”

Real estate agent Edwin Almeida (pictured) told Daily Mail Australia the building would be 'the next to go'

当时,他估计业主需要近100万元来修复这些问题。阿尔梅达周日再次造访这栋公寓楼时,他说:“情况只会变得更糟。”

专家表示,全国各地有成千上万的家庭面临类似问题。

仅150米开外的Mascot Towers是一座10层楼高的建筑。6月14日,工程师在该建筑的停车场发现多处裂缝后,对居民进行了疏散。

自此,这栋有132个单元房的大楼就开始下沉。

就在几个月前,奥林匹克公园Opal Tower的居民在圣诞前夕也是因建筑出现裂缝而被迫撤离,数百人无处可去。

阿尔梅达表示,这个问题已经蔓延到“整个悉尼”,从公寓楼到独立式住宅都受到了影响。

他声称,如今房主面临的问题是“建筑业放松管制”的结果,而开发商和建筑商2014年的债务稀释加剧了这一问题。

阿尔梅达称,过去几年,在进行大规模开发时,高度和空间限制已经放松,而且很多建筑是在地下水位大规模建造的,这增加了水损害的风险,也增加了更具杀伤力的结构破坏的可能性。

“问题不只是高楼大厦。它延伸到普通家庭,这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更可怕的是,越来越多的房子是用进口材料建造的。”

The property (pictured) is only 10 years old, like Mascot Towers. It is six storeys high and has an underground car park

他说,这些问题不仅是结构性的,水会带来破坏,随之而来的是霉菌,居民会因此生病。

“东海岸到处都是带着小孩的家庭,他们的公寓里到处都是霉菌。”

Archicentre是一家提供设计、咨询、评估和检查服务的公司。该公司董事乔治耶夫(Peter Georgiev)表示,建筑标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下滑,并一直在“下滑”。

他说,以前建筑规范是相当规定性的,如果建于70年代,墙是砖,地板是混凝土。如果你想改变,那太糟糕了。

“现在,有太多的替代方案(基本材料可以更换)……这将使社会付出巨大代价来整顿。”

Mascot Towers was evacuated on June 15 after large cracks began to appear in the car park

乔治还耶夫表示,随着大量房屋和建筑无法居住,这一问题将产生广泛影响,问题不会消失。

“这只是冰山一角,这里的流动效应将是房地产的全面贬值,从投资远郊区的独立屋,到中部郊区的再开发房产……”

“受影响的不只是少数人,而是数十万人,甚至可能是数百万人。我们需要一份路线图,说明未来我们将如何行事。”

这位自80年代初就开始参加工作的建筑师说,澳大利亚人“绝对”应该关心他们的公寓是否安全,只是最终没有明确的途径来解决这些问题。

Residents of Mascot Towers were evacuated on June 14 by emergency services (pictured) after cracking appeared in the carpark

乔治耶夫表示,联邦政府需要承担起责任,迫使建筑商和开发商解决他们“走捷径”带来的问题。

“知道我们在防水方面遇到了问题是第一步,但第二步是如何让建筑商和开发商承担责任?”他说。“政府表示消费者必须自费,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建筑商应该承担责任。”

“我们希望政府说不,他们应该去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会给你低息贷款,但你要偿还,他们必须想出比把牺牲消费者更聪明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