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州长贝姬莲(Gladys Berejiklian)表示,悉尼已经连续出现三栋公寓楼被疏散,新州建筑行业的监管体系已经失灵。新州反对派要求对城市中出现的越来越多的建筑缺陷立即采取行动。

她说:“我知道立法上面存在不足,我们允许这个行业进行自我监管,但它并没有发挥作用。现在这个行业出现了太多的挑战,太多的问题,这就是政府现在想要立法的原因。”

7月10日,在第三栋多层住宅楼因安全原因被疏散后,大部分地方议会都表示,他们那儿没有发生过跟Opal Tower和悉尼南区Mascot Towers相类似的疏散事件。

出于安全考虑,议会可能并不一定知道建筑物被疏散的具体情况。7月9日,悉尼市议会(City of Sydney Council)证实,去年晚些时候,在该议会意识到Gadigal Avenue 19号的疏散事件后,就派了检查员前往这座如今已被废弃的建筑开展工作。

希尔斯郡议会(Hills Shire Council)前市长伊冯·基恩(Yvonne Keane)在2017年要求州政府对中高层建筑进行审查。此前该委员会在居民搬进来之前发现,城堡山(Castle Hill)的两座新公寓楼没有达到消防安全标准。

但该委员会的一名女发言人表示,Castle Hill最近没有出现要疏散的建筑物。

Camden, Canada Bay, Canterbury Bankstown, Cumberland, Fairfield, Georges River, Hawkesbury, Inner West, Ku-Ring-Gai, Hornsby, Liverpool, Mosman, the Northern Beaches, Parramatta, Woollahra, Waverley, Willoughby, Strathfield, Randwick和Ryde议会的代表也作出了同样的答复。

贝列吉连政府提出的改革措施之一就是设立一个建筑专员职位,这个建筑专员有权调查任何建筑工地的安全情况。

麦凯女士呼吁立即确立这一岗位,并将目前的建筑行业局势描述为一颗定时炸弹。

她说:“我想新州会陆续出现不少这样的建筑,目前我们没有建筑专员,因为政府还没公布细节。如果政府是认真的,那么请告诉我们有关建筑专员的具体情况。现在就请任命那个专员,确保他们有足够的资源,并确保他们有足够的权力。”

新州监管与创新大臣凯文•安德森(Kevin Anderson)呼吁业内人士和更广泛的社会各界就政府的这项改革提议发表评论。

他说:“这是为了恢复公众对建筑业工作的透明度、问责制和质量的期望。每一栋建筑都是独一无二的,当你开始担忧一栋建筑时,你最不应该做的就是妄下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