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澳洲人报》报道,监控视频捕捉到了一名悉尼青少年陷入的痛苦和恐惧状态中,然后开始失去意识,最终死亡。新州一次质询中发现,这名悉尼青少年此前在”重金属“电子音乐节上服用了4片聚会毒品MDMA。

18岁的Nathan Tran在音乐节上因为嗑药过量而死亡。朋友表示,2017年12月16日,他们在位于Sydney Showground的Knockout Circuz音乐节看到了Tran。他当时还一直在”微笑“。

但在和朋友们分开之后,晚上10点15分,朋友们第一次知道Tran出现了问题,当时他在大叫,有4名保安围着他,吓坏了的样子。那些保安是在试着”让Tran冷静下来“。

”他的脸当时都变形了,他的眼睛都滴溜溜地转,还一直摇晃着手臂。“

此前,新州舞蹈音乐节上有6人死亡,有关部门对这次事件进行质询,质询上了解到,Tran平常是一个”害羞的温柔的人“。但是那天晚上他表现得很有攻击性,保安和警方不得不强制性使他停下来,甚至一度对他实施了锁头战术。

协助质询的顾问Peggy Dwyer表示,目击者回忆称,Tran朝着一名想让他喝水的保安吐了口水,然后还朝着一群观众跑了过去。几秒之后,监控视频显示,Tran脸部朝下摔了一跤,头部撞到了水泥地。”他的整个身体都扭曲了。“
音乐节现场医护人员Andrew Bennett表示,当他到达现场实施急救的时候,至少有4名保安按住了Tran。

Bennett表示,”考虑到他的攻击性,我也不想靠太近“。他还表示,Tran当时没有对问题做出应答,但是他可以听到”哼哼唧唧的声音“。

质询了解到,这些保安将Tran控制住,其中一人还坐在了他的屁股上,之后6名警察到达现场。

警方用手铐铐住他,带到了附近的医疗帐篷。之后又过了38分钟才有足够多的救护车工作人员将其转移到Westmead医院。

当晚值班的医院急救专家Christopher Cheeseman在质询上表示,这种时间上的延误是非常严重的。晚上11点28分,Tran抵达医院的时候,体温已经达到了41度,很明显,他即将陷入心脏衰竭的状态。

血液中较高的钾浓度也证实,他的肌肉正在萎缩,血液系统开始崩溃。承办此次舞蹈音乐节的Q-dance Australia的总监Simon Coffey表示,他对这几人的死亡感到很难过。

他认为,澳洲的伤害减少计划让年轻人在音乐节上非常慌张,因为他们被迫要经过很多警察和警犬的检查。而在类似荷兰这样的国家,警方是不会参与毒品执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