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Palm Beach居民擁有全澳最多的退休金儲蓄,平均每人超過85萬元。

這相當於22個不太富裕地區的平均退休金餘額之和。

澳大利亞退休基金協會(ASFA)的獨家數據顯示,悉尼退休金儲蓄最少的是Auburn和Lakemba,這兩個地方的平均餘額不到4萬元。所述的平均餘額包括所有類型的退休基金和多個基金的總和。

悉尼這些城區擁有最多的退休金餘額:Palm Beach ($859,572), Darling Point ($647,555), Vaucluse ($488,436), Hunters Hill ($481,387), Mosman ($469,867) 和Northbridge ($468,423)。

2016/17年度,男性和女性的平均退休金賬戶餘額分別為146,420元和114,350元。

年齡較大、較富裕的居民擁有更多的退休金儲蓄。Palm Beach是悉尼2016/17年度退休金平均餘額最多的城區,35%的人口年齡在65歲以上,這一比例在悉尼排名第二。

退休金儲蓄還有其他因素。例如,Rose Bay的平均退休金賬戶餘額比Waverley多14.6萬元。他們的平均收入幾乎相同,65歲以上的人口比例也差不多,但在Rose Bay,退休金自願繳款的人比在Waverley更多。

此外,這些都是平均數據,所以一些高額賬戶將使數據偏差太大。對於60-65歲的人來說,退休金餘額中值為15.4萬元,但平均水平是這個數字的兩倍——30.8萬元。

在悉尼97個郵政區,只有不到1%的納稅人自願為退休金繳款,但在Palm Beach,7%的納稅人是自願為自己的退休金儲蓄繳款的。自僱人士的退休金繳款亦屬自願性質。

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家庭理財項目負責人科茨(Brendan Coates)說,澳大利亞老年人和富人的自願繳款比例越來越高,這反映出,或者在某些情況下加劇了澳大利亞的“財富不平等程度”。

科茨表示:“(退休金)稅收優惠中,有一半流向了收入最高20%的澳大利亞人。”“我們知道,更富有的人投入了更多,這些減稅措施需要收回。”

科茨表示,退休金正在降低養老金賬單,但這是聯邦預算的凈成本,因為稅收減免減少了政府收入,對預算的消耗比養老金儲蓄更大。

“這是《亨利稅務審查報告》的觀點,該報告拒絕將強制性退休金繳款比例提高至9%以上。”

政府已宣布對退休金進行評估,一些議員呼籲推遲,甚至取消立法規定的到2025年將強制性退休金繳納比例從9.5%增加至12%的計劃。

科廷大學稅法專家霍奇森(Helen Hodgson)教授表示,在工資增幅非常低的情況下,我們必須在現在的生活方式和更高的退休金繳款之間做出權衡,這對低收入工人來說可能是個問題。

“對於低收入人群來說,我們能證明目前增長12%是合理的嗎?”霍奇森教授說。“我聽到所有人都在說,人們壽命更長了,所以他們需要更多的退休金,對於中、高收入人群來說,增加這一繳款比例是沒有問題的。”

ASFA首席執行官費伊(Martin Fahy)表示,在過去10年里,強制性退休金繳款比例僅上升了0.5個百分點。他說:“為員工爭取更多收入的一個有保證的方法是,提高到12%。”

費伊還表示,自2016年以來的稅制改革意味着,該體系沒有導致不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