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到自己家人未來面臨的各種不確定性,悉尼Mascot Towers公寓樓的一名居民在議會調查前泣不成聲。

維塔(Vijay Vital)於6月14日從這棟樓被疏散。周一,他在新州議會對政府建築標準的調查發表講話時,情緒激動。

“我站在這裡,也是作為一個家長;女兒問我:“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家?”維塔說。

上院委員會聽取了幾位受近幾個月大規模撤離影響的居民意見,同時還包括一些官員,他們仍在努力執行政府去年通過的法律。

另一位Mascot Towers的居民陳奧爾頓(音譯,Alton Chen)說,他或許投資一輛房車會更好。

他說,“也許我應該投資一輛房車,因為如果它被燒毀,至少我可以有保險可以理賠。”

陳表示,在這棟有132個單元房的大樓,關於其結構不健全的原因,他和數百名其他居民仍在等待答案。

“對我們很多人來說,這是唯一一個我們稱之為家的地方……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去,很多不確定性就在我們面前。”

“我們必須為我們無法居住的地方償還抵押貸款。”

陳先生表示,他仍不知道自己能否獲得保險理賠。

“開發商和建築商受到時效(limitation period)的保護……有限責任能夠保護這些公司。我們呢?我們的保護在哪裡?”

過去一年,悉尼各地的一系列公寓被疏散,引發了人們對新州建築標準以及政府追究開發商責任能力的質疑。

該調查聽取了數名客戶服務部代表的意見,他們難以回答去年10月議會通過的法律何時將得到全面實施。

這些法律賦予州機構新的權力來監督建築行業參與者的行為,並取消對違反行為規定的私人認證機構的註冊。

這些規定包括確保認證機構不存在利益衝突。認證機構負責檢查建築工地,並簽發證明符合法律要求的開發證書。

該部門監管政策執行負責人坦西(John Tansey)表示,新規定仍在制定之中,需要受到影響的各方進行磋商。

陳告訴委員會,受影響的居民需要更多的政府支持。

“我們很多人都承受不了破產……我們需要政府的支持,”他說。

Owners Corporation Network負責人赫恩(Jane Hearn)表示,修繕部分資金可以通過向受影響的業主退還印花稅來籌集,但她表示,“這還不夠”。

“確實需要有一種方式對這個行業本身徵稅,政府需承擔角色;而正是政府未能對該行業進行監管,”赫恩表示。

澳大利亞保險委員會風險與運營負責人沙利文(Karl Sullivan)表示,對於有問題公寓樓的業主,願意為他們提供全面保險的保險公司可能會對他們提出“限制”。

A crack is seen in the structure of a building

他表示,開裂的Opal Tower居民求助於一家海外保險公司,這家保險公司“將保費提高了10倍,並大幅降低了他們為大樓投保的金額”。

前財政廳長蘭伯特(Michael Lambert)表示,缺乏監管是該行業的“根本問題”。蘭伯特認為,新州的建築監管和質量比其他州都要更差。

工黨領袖麥凱(Jodi McKay)在聽證會外表示,她對更好規劃(Better Regulation)廳長安德森(Kevin Anderson)不出席聽證會感到“失望”。

安德森的一位發言人表示,政府廳長很少出席此類調查,不過,建築事務專員和幾名高級政府官員將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