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悉尼晨鋒報》報道,陪審團了解到,一名女子撥打報警電話,稱她的丈夫險些殺了她。就在幾分鐘後,該女子就發現自己在悉尼西北部一條車道上,“全身着火”。

41歲的Kulwinder Singh在新州高院出庭。他被控謀殺32歲的Parwinder Kaur。2013年12月2日下午,Kaur在他們位於Rouse Hill被縱火,之後在醫院因醫治無效而去世。

Singh對謀殺罪名表示不認罪。他表示,自己與這場火完全無關,是妻子自己縱的火。

本周一,檢方Chris Maxwell在庭上撥打了一段44秒的電話錄音。案發當天下午2點06分,Kaur撥打了報警電話,播放的錄音就是報警電話當時錄下的聲音。

Kaur用很輕柔的聲音說了她的姓名和住址,說:”我的丈夫差點殺了我。“
接警人回復說:”他對你做了什麼?“

電話那頭沒有了迴音,通話也就此中斷。

陪審團被告知,幾分鐘之後,一名鄰居聽到了”尖銳的大叫聲“,她轉過頭去,從窗戶里看出去,看到Kaur”全身是火,在車道上挪動“。

Maxwell說:”被告Kulwinder Singh當時離她很近。大火是被汽油點燃的。“

鄰居們用一條毯子幫忙撲滅了大火。而Kaur則被送往Royal North Shore醫院,全身90%都被燒傷。醫護人員們回天無力。她第二天一早就不幸去世。

Maxwell指出,在二人的關係中,Singh非常有暴力性,而且Kaur的工資都打入Singh的賬戶,而她自己卻無法支配。

在火災發生當天,Kaur下定決定要離開自己的丈夫。

”Singh對Kaur的死負有責任,不論是他點燃的大火,還是他的所作所為導致Kaur自焚,不論是誰潑了汽油,他都負有責任“。

Maxwell表示,報警電話是Kaur最後的絕望求助。

Singh的律師Margaret Cunneen表示,當事人否認放火燒妻。

Cunneen表示,Singh聽到一聲尖叫的時候還在樓上,他跑到樓下,發現Kaur全身是火。而一名目擊者作證稱,看到Singh用雙手幫助撲滅火焰。

Cunneen說:”他否認曾強迫或說服她自焚。他否認自己謀殺了她。女士們先生們,死者是自己自焚的,她把汽油潑到了身上,然後自己點燃了汽油,也許不是為了自殺,只是為了其他原因。“

Cunneen表示,打火機上面只有Kaur的指紋和DNA,而且洗衣房裡一箱汽油上也只有Kaur的痕迹。就在Kaur撥打報警電話的30秒前,她還曾打電話給哥哥,稱Singh為了錢而抓狂。

Cunneen說:”我認為,證據會支持我當事人有關當天情況的說法。“

案件審理仍在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