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realestate.com.au报道,随着危险的建筑缺陷不断出现,单元房的价格也持续被拉低,悉尼新高层建筑越来越多单元房业主发现,在转手重新卖房的时候,他们都面临亏损的状态。

过去3个月的销售数据显示,Mascot和周边的Zetland和Waterloo近四分之一的公寓卖出的价格比当时买入的价格要低,损失金额最高达到了20万元。

除了这几个地方,Homebush和周边的悉尼奥林匹克公园和Wentworth Point的卖家也面临着类似的亏钱卖房的窘境。

公寓销售的亏损之所以集中在这些地区,是因为附近的Mascot Towers和奥林匹克公园的Opal Tower出现了建筑开裂和易燃性包层的问题。

住屋专家指出,现在数据显示,单元房的供应已经过量。而上述问题又让很多买家一时不想买高楼的房子。

CoreLogic研究部主管Tim Lawless表示,供应增加而需求减少,所以单元房屋价被拉低,让单元房业主处于一种非常危险的状态。

”最近高层公寓的建筑缺陷和包层问题让买家之间的气氛都比较低迷。最近新建单元房疲软的售价就反映了这一点。“

Lawless指出,最近的楼花买家是尤为危险的一个群体。”考虑到供应的强劲和屋价的降低,很多买家可能面临清算估价比实际合同价要低的情况。“

而对那些购买高层”投资级“单元房的买家来说,风险是最大的,特别是两居室单元房。

悉尼南区中部和Mascot北部的Waterloo-Beaconsfield有1600套单元房在建。

而在Mascot,还有近1000套单元房在建。而Homebush Bay地区则有近1300套单元房在建。

Propertyology研究部主管Simon Pressley表示,部分高层建筑的单元房业主也许无法等到情况好转了,那些等待市场反弹的人可能面临大风险。

”最好的办法可能就是尽早卖出去。“
过去三个月内,单元房交易亏损最多的一次是Homebush地区Wentworth Point的Stromboli Strait。

2016年,卖家以156万元的价格买下这套面积为242平方米的公寓,但记录显示,这套房子最近以126万元的价格被重新出售,卖家因此损失了26万元。

位于Waterloo的Lachlan St, Gadigal Ave和McEvoy St多套单元房的售价都比2015年和2016年少17万元至19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