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歷史可以借鑒的話,澳大利亞房價將很快再次上升。

悉尼的房價中值在過去兩年里下跌了創紀錄的17.4%,而墨爾本則下跌14.8%。

對於澳大利亞的最大城市,這次房市衰退是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一次。

然而,房地產數據集團CoreLogic表示,按照過去30年的復蘇模式,房地產價格將再次上升。

CoreLogic研究分析師庫舍爾(Cameron Kusher)表示,銷量的緩慢增長通常是復蘇的第一個跡象。

他說,“這正是目前正在發生的情況,特別是在悉尼和墨爾本,在經歷了大幅下滑之後,這兩個城市的住房條件正在改善。”

庫舍爾援引1989年7月以來的數據表示,房地產價格上漲的表現一開始會滯後於銷售活動的變化。

他說,同樣明顯的是,市場不會立即做出反應,當價格開始上漲時,至少在最初階段,不一定會與銷量的增長同步。

這是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的情景,澳大利亞房地產市場需要兩年時間才能復蘇。

從2012年到2017年市場見頂,悉尼房價飆升68%,墨爾本房價勁漲54%。

另一個良好跡象是,首府城市的拍賣清盤率兩年來首次接近70%,儘管交易量較小。

在澳儲行於6月和7月降息之前,5月份的銷量就開始回升。在2次降息之後,澳儲行將利率下調至創紀錄的1%。

這導致標準浮動住房貸款利率自上世紀50年代以來首次跌破3%。

此前,貸款機構必須為借款人提供7.25%按揭利率的貸款償還能力建模,但澳大利亞審慎監管局(APRA)已放鬆了這項要求。

買家代理公司Your Property Your Wealth的創始人沃爾什(Daniel Walsh)擁有400萬元的房地產投資組合。他說,較低的利率和更寬鬆的貸款規定將有助於推動房地產市場的復蘇。

他表示:“這兩個因素尤其意味着更多的人有資格借款,而且通常能比去年這個時候多借15%。”

“低利率還意味着把辛苦賺來的錢存到銀行不那麼有吸引力,這將促使更多的人到別處尋求更好的回報,比如通過戰略性房地產投資。”

今年5月,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領導的聯盟黨再次當選,這也是聯盟黨連續第三次組建政府。此前,莫里森成功地發起了反對工黨從明年起取消現有房產負扣稅計劃的運動。

沃爾什說,“你看,今年年初,大多數主要地區的房地產價格都在下跌,借款人無法獲得貸款,我們大多數人都擔心誰最終會成為堪培拉的最高領導人。現在,當然,我們都知道選舉結果,這顯然對房地產行業有利。”

關鍵字:Sydney clearance rate,Melbourne clearance rate,Sydney house price, Melbourne House price

更多新聞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