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的新分析显示,莫里森政府需要在2030年之前每年削减约400亿元的开支,才能够实现其个人所得税减免并实现其预测的预算盈余。

作为联邦选举中的关键经济战线,联盟党承诺在未来十年提供3870亿元减税,其中包括工党抵制的额外2300亿元的个人所得税减免。

政府的预算假设联盟党能够逐步将支出从2018-19年的占GDP 24.9%降至过去十年的23.6%,以便为减税提供资金并保持预算盈余。

然而根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对联邦预算的分析,霍华德政府在11年的执政期内只有三次实现了低水平的联邦支出,而在那之前只有1989年至1990年实现过。

格拉坦研究所的预算政策项目主任伍德(Danielle Wood)表示,联盟党的支出预测是为了支付从2024-25年往后的大幅减税,这堪称“壮举”。

“根据预计的23.6%的数字,2029-30年的支出需要削减大约400亿元,而目前是24.9%——也是联盟党两届任期的平均值。”她说,“预算将不得不从2024-25财年开始再次出现赤字以支付减税成本,特别是当我们知道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成本压力正在上升。”

格拉坦研究所估计,估计联盟党2029-30年度需要撙节401亿元,以今天的币值计算相当于300亿元。

债务减少,就业增加,支出减少

政府表示,较低的支出预测是切合实际的,并且是基于因就业增长而减少的福利费用,以及随着预算转为盈余使得债务利息下降。

减税的第二和第三阶段分别在2022年和2024年开始,最终将使年收入4.5万到20万的所有人都面临30%的最高边际税率,这十年将耗资2900亿元。

影子财相鲍文(Chris Bowen)在一个福利部门的早餐会上说,如果撙节通过立法,而预算因此而陷入困境,那么在国际经济低迷时期,联盟党政府肯定会削减医疗、教育或福利指出。

他说,政府的减税“完全不可持续,无法负担,不负责任”。

“如果你的收入不超过12.5万元,那么根据工党的计划,在下一届议会任期内,你将获得相同或更好的待遇。”他说。

工党:鲁莽且不可持续

鲍文表示,如果当选,工党将考虑为中低收入人群进一步减税,以抵消税级攀升的影响,但会一份一份预算来。

“一个正常的、谨慎的、稍微保守的工党政府会争取这样一种预算方法:你可以考虑减免中低收入者的税收,你可以考虑处理税级攀升,但一定要对经济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他说,“拒绝承诺减税的政党才是在财政上更加谨慎和负责任的政党。”

“而自由党在这方面的记录是大幅削减学校和医院资金,所以我们很清楚,如果这些给高收入者的减税开始真正打压到未来的预算,他们会怎么做。”

财相弗莱登柏表示:“任何收入超过4万元的人都会在我们的计划中获益更多。这意味着全澳各地的学校教师,护士,公共汽车司机和急救服务人员将会有更多的钱。”

金融部长科曼表示,为减税提供资金的预算预测是可信的,因为政府实现的平均实际支出增长率为1.9%,是50年来任何政府的最低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