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黨承諾將推出名額不受限的長期父母簽證,可能為一波老年移民打開澳洲大門,因為近10萬名難以獲得永久父母簽證的申請人正尋求來澳與成年子女團聚。

工黨為了在關鍵遊離選區拉移民的票操碎了心!工黨披露,其提議的三年期和五年期擔保父母簽證分別只需繳納每位入境者1250元和2500元的收費——相當於聯盟黨父母簽證收費的四分之一——而且不設名額上限!

工黨還允許一個家庭一次最多擔保四位父母——而聯盟黨只允許兩位——而且簽證持有人還可以直接在澳洲續簽三年或者五年的簽證。 

不過人口統計學家警告稱,根據工黨的政策,可能會有9.7萬人申請這項長期的父母簽證,這將導致出現1980年代那樣的移民人數激增,給城市和服務帶來額外的壓力。

聯盟黨的父母簽證將於7月1日開始,名額限制為1.5萬人,三年期簽證收費5000元,五年期收費10000元,還要求持有人只能在海外續簽。

工黨正在極力爭取移民比例高的遊離選區,如悉尼的Reid、Banks、Bennelong還有墨爾本的Chisholm——2016年大選中,這些選區全部被自由黨拿下,而且海外出生的選民占很大比例——因為政府在上次大選前承諾推出可以長期在澳居留的父母簽證。

移民部長科爾曼(David Coleman)所在的Banks選區是澳洲最具多元文化的選區,他表示,工黨的無上限簽證提案顯示「該黨完全沒有考慮到合理的移民和人口規劃」。

「工黨的新簽證對於可以來澳居住長達十年的人數完全沒有限制,」科爾曼說,「這無法實施合理的移民規劃或人口政策。這些計劃經過精心管理,以確保簽證數量對澳洲經濟和人口增長來說是可持續的。」

影子財相鮑文(Chris Bowen)是悉尼選區McMahon的議員,他有一半選民在家說英語以外的語言。他說新簽證是一種公平、富有同情心的做法,以幫助移民與年邁的雙親團聚。

「許多年邁的雙親希望與家人團聚,但只能以遊客身份來澳——在兩國之間往返不但昂貴、難受、麻煩而且很累。」鮑文表示,工黨的承諾與聯盟黨「無情、冷酷和殘酷的」政策形成鮮明對比,後者迫使家庭選擇要擔保哪兩位父母來澳。

根據工黨和聯盟黨的政策,申請人都必須購買醫保,在居留期間產生的任何費用都必須由擔保人承擔。

人口統計學家比瑞爾(Bob Birrell)表示,工黨的無上限簽證可能會推高對醫院病床和醫生的需求。「由於老年人健康問題的發生率很高,因此對特殊醫療服務的需求很可能會增長。」他說,「那麼問題就變成了——如果這些老人為這些服務付費,是否會與同樣需要這些服務的本地人構成競爭?」

悉尼Eastwood的華裔房地產分析師朱敏(音譯,Min Zhu)是Bennelong的選民,他們支付了3萬多澳元把父母接到澳洲享福。他認為肖頓推出的2500元簽證並未考慮到平衡。「如果新簽證便宜得多,就會有很多人搬來澳洲,老年人需要使用我們的設施,這會影響我們的預算——我們也需要考慮經濟問題。」朱先生說,「許多年邁的父母也不會說英文,很難適應這裡的生活。」

為了吸引海外出生的選民,莫里森總理周一公布了一項500萬元的「加速創業計劃」,承諾幫助海外出生的澳人創業。

他說,聯盟黨還將額外花費1000萬元,幫助來自不同文化、說不同語言的移民使用老年護理系統。

肖頓在競選中努力通過微信與華人選民接觸,並與前新州工黨黨魁戴利的反亞洲移民言論劃清界限。而莫里森也積極使用微信談論聯盟黨對「多元和諧社會」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