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第一次进行选民登记的Y世代选民将设法挑战联盟党稳住多个游离选区的努力,这场大选被视为塑造澳洲未来的一场战争。

工党党魁肖顿(Bill Shorten)公布了一系列政策,旨在动员年轻选民支持工党通过遏制负扣税来解决住房承受力问题的计划,并通过削减退休人员可退税的红利抵免额度来减少开支,从而使预算恢复到更可持续的地位,这将在未来十年为纳税人节省560亿元。工党还通过推广可再生能源、免费TAFE名额和扩大学徒奖励来瞄准年轻选民。

而莫里森已经决定通过保护老年选民免受反对党所谓的“退休税”影响来重返总理宝座。

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Australian Electoral Commission)的数据分析显示,有62个选区拥有格外多的18至34岁选民,其中45个由工党持有。

15个属于联盟党,其中5个的得票率优势不足5%,而且,千禧世代对旨在保护婴儿潮世代的政策的对抗情绪,很容易影响这些选区的结果。

这场代际战争发生在澳洲有史以来选民登记率最高的一次大选——接近97%的合格选民进行了登记——这主要是受到年轻人登记率创纪录的影响,高达88.8%。

过去一周里,有7万选民赶在登记截止前报名投票,提高了年轻人的登记率。在此前的同性婚姻合法化公投之前,有大约10万澳人加入选民名册,其中三分之二当时还不满25岁。

悉尼的塔丽雅(Talia Sigsworth)就是这支新生力量的一员,这是她第一次在联邦大选中投票,她说自己已经研究过了。这位20岁的音乐剧专业毕业生选择支持工党,因为工党拿出了医疗政策,并将为低收入者减税,但她的大部分朋友都打算支持父母选择的党派。

“我做出这个决定并不轻率。”她说,决定投票给工党是因为她觉得年轻人的医疗需求经常遭到忽视。她本人患有罕见的结缔组织疾病,很容易骨折,她年满22岁后将无法再继续使用父母的医保,所以很快就得自行承担医疗费。

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预算政策项目主任伍德(Danielle Wood)表示,减税政策日益偏向老年人,意味着年轻人要付出更多。“过去二十年的一系列税收政策决定——退休收入免税、可退税的红利抵免以及给老年人的特殊税收抵免——意味着我们现在要求老年人做的贡献比以往要少得多。今天年轻家庭赡养老年人所承担的,要比过去大得多。”

西悉尼的Reid就是一个年轻选民至关重要的选区——18-34岁人口占据34.2%,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4.5%。它也是全澳第六年轻的席位,现在归自由党,得票率优势为4.7%。

西澳自由党控制的Swan投票率优势为3.6%,是第八年轻的选区,33%的人口属于千禧世代。班克斯(Julia Banks)腾出的Chisholm选区有3%的投票率优势,是40个最年轻的选区之一。波特(Christian Porter)在Pearce只领先3.6%,而科尔曼(Mathias Coleman)的Banks只有1.4%的缓冲。这两个选区也都有大量年轻选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