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周五晚举行的两党领导人第二场大选辩论中,工党党魁肖顿(Bill Shorten)再次承诺将在“全面”的减税中包括高收入者,并且暗示将进一步对包括Facebook在内的跨国公司进行税收打击,他还说,工党一直没有公布成本的野心勃勃的气候变化政策的成本“实际上为零”。

周五晚在布里斯班举行的激烈辩论中,肖顿再一次未能公布其减排目标的政策成本,而且因为计划取消退休人员的退税优惠而面临压力。

而总理则在对手指责联盟党的减税将为高收入者带来770亿元的福利时一言不发。 

由于税收主导了辩论,这次辩论不分伯仲,109名观看的选民中有43%支持肖顿,41%的人声称是莫里森赢了,16%无法决定。

前工党部长和时事评论员康雷(Stephen Conroy)表示:“你最多只能说是肖顿险胜,但不是决定性的胜利。”

两位领导人谈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家庭暴力,退伍军人补偿,迫害基督教徒,言论自由,心理健康,青少年自杀和学校资助,并在一系列社会问题上观点一致。

在关于减税的对峙中,莫里森拒绝透露削减税率会给适用于最高税率的富人带来多少好处。而肖顿立马抓起纸和笔,写下了“770亿元”并向观众展示。莫里森反驳:“我不相信你的心算。”而肖顿称这个数字来自澳大利亚研究所的模型。

肖顿证实,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工党会考虑更广泛的减税措施,而不只是针对低收入者。有人特别询问他是否会把减税扩展到高收入者。

“当预算恢复到适当盈余时,我们将全面考虑减免所得税。”肖顿预告工党将在下周末公布他的政策成本——“完完整整”。“我们将成为第一个没有把公布政策成本这件事拖到竞选最后一周的反对党。”他说。

肖顿暗示将在周日的工党誓师大会上宣布包括针对Facebook等跨国公司的新措施。莫里森吐槽称:“我们立法让这些跨国公司支付更多的税……而工党却反对这么做。”

莫里森说:“在工党筹集的所有税收中,未来10年只有20亿元来自跨国公司,540亿元将来自退休人员。他们对退休人员的征税比跨国公司高出27倍。”

莫里森牢牢抓住这点痛斥肖顿:“你说这些人没有纳税,可我们说的是退休人员,是普通父母,说的是爷爷奶奶。这可是他们养老的钱,是他们不用领老年金的依靠。”

肖顿反击称:“享受红利抵免并不违法,但问题在于,没有合理的理由向不缴纳所得税的个人提供所得税退税。钱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当被问及工党是否会在未来三年内实现预算盈余时,肖顿只要工党在任,年年都会盈余,而且盈余额度将超过联盟党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