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联邦大选以来,变化颇多,最明显的就是总理换人了。然而,根据投票指南(Vote Compass)的数据,澳大利亚最左倾和最右倾的选区却没有发生变化。

[译者注:澳大利亚政治语境中使用 “左和右” 来为政治立场、意识形态和党派进行分类。 “左派”通常代表更加进步、追求社会平等、缩小贫富差距的理念,而“右派”则相对保守,推崇自由市场的规则。]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投票指南对450479名受访者的经济和社会地位的分析发现:

  • 全国最右倾,或着最保守的选区是昆士兰乡村地区的马拉诺阿(Maranoa),该选区的席位牢牢地把握在自由党的手中。
  • 最左倾的选区为库珀(Cooper),这里之前是墨尔本工人阶级的选区,但如今已中产阶级化。该选区之前叫Batman,目前工党占据该席位。

投票指南就两个方面向选民提出30个问题来决定他们属于哪个类别——经济上左倾还是右倾,社会上进步还是保守。之后,投票指南能让用户了解他们的观点与各党派的政策相比是怎样的。

一些关键发现包括;

  • 前十个最左倾的选区都位于大都市的内城区,还有新南威尔士纽卡斯尔(Newcastle)选区。
  • 前十个最右倾的选区都在乡村地区,除了位于昆士兰黄金海岸冲浪者天堂(Surfers Paradise)的蒙克里夫(Moncrieff)选区。
  • 昆士兰再次成为全澳最右倾的州,在10个最右倾选区中占了七个。
  • 前10个左倾选区中维州占五个、新州占4个、塔斯马尼亚占1个。
  • 由自由党掌握的南澳布思比(Boothby)选区是全国最左倾选区。尼科尔·弗林特(Nicolle Flint)在2016年大选中以仅有2.7%的领先优势赢得该席位。
  • 由工党占据的昆士兰州朗曼(Longman)选区是最右倾的选区。2016年联邦大选中苏珊·兰姆(Susan Lamb)赢得该选区,领先优势仅为0.8%,之后她在2018年补选中再一次赢得该选区席位。
  • 选举的胜败之地

    如果你已经读到这里,那么你对这份表格可能很感兴趣。所以,我们将考量的维度扩大一倍。

    在下面图表中你能看到具体到每个席位的数据,这样你就能看到每个选区在两个独立的维度上所处的位置,即经济和社会维度:

    • 排名较高的选区在社会问题上会更加进步,而排名垫底的选区则更加保守。
    • 图表中靠左的选区在经济上更加“左倾”,反之则更加右倾。

    这张散点图清楚地显示了澳大利亚政治中通常决定选举结果的那部分——中间地带,这也是工党和联盟党政府最接近的地带。

    工党所占据的席位围绕着五个联盟党席位,即罗伯逊(Robertson)吉尔摩(Gilmore)班克斯(Banks)库柏(Cowper)佩奇(Page)。这些都是边缘选区,在经济和社会维度上具有更典型的工党席位特征。

    同样,联盟党占据的席位周围则是工党占据的考恩(Cowan)朗曼(Longman)赫伯特(Herbert)以及即将离任的独立候选人凯西·麦高恩(Cathy McGowan)占据的印第(Indi)选区。

    考恩、朗曼和赫伯特是工党最边缘的四个席位,在社会和经济上似乎与许多联盟党席位有更多的共同点。

  

更多  “想拿PR太难了!”2018-19财年澳洲永居又少了3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