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難民轉外就醫法案》(medical evacuation bill) 較早前在國會通過後,難民政策這個議題就成為了社區討論的焦點。

我參選的聯邦里德(Reid)選區有將近五分之一是有華裔背景的居民,我定期會前往寶活(Burwood)、羅茲(Rhodes)、紐因頓(Newington)、Lidcombe 和奧林匹克公園(Sydney Olympic Park)等華人聚居的地區,了解澳洲華人目前正關心的社會問題。

最近,當地有不少居民向我反映他們對於難民問題的關注。他們的擔憂我是明白的, 他們跟我談及的內容都是圍繞治安、福利和簽證等問題。

面對着西方主流媒體和中文媒體的廣泛報道,當有些讀者看到其中一些匪夷所思、內容誇張失實的文章時,他們難免會感到難以置信。而我也必須指出,當中有一些文章確實有誤導大眾的成分。不論其用意為何,是為了政治還是經濟利益,我都不能白白眼看着這部分讀者受騙。

我希望通過今天這篇文章,幫助大家了解工黨在處理難民問題上的立場和政策。大家作為精明的讀者,我有信心大家一定會在這個重要的議題上自己思考後再作出決定。

工黨的信息很清楚:

「如果你試圖乘船偷渡到澳大利亞,
你就會被遣返,
並永遠不可能定居在澳大利亞。」

 

難民與尋求庇護者

首先,要搞清楚難民(refugee)和尋求庇護者(asylum seeker)的分別。

尋求庇護者是前往他國,通過申請難民保護,而獲得居住權的人。在當地政府授予保護身份後,尋求庇護者才成為難民。

儘管大多數被送往馬努斯島(Manus)和瑙魯島(Nauru)的人,被承認為符合《聯合國難民公約》的難民,但當中只有約 2% 的申請獲批而成功得到庇護。

自由黨應該停止撒謊並向澳大利亞華人致歉

《難民轉外就醫法案》分別在參、眾兩院通過,令現任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領導下的政府,成為了近一個世紀以來,第一個喪失國會掌控權的政府。法案的通過反映當權政府失勢。絕望的莫里森和他的自由黨為了從選民手上挽回選票,不惜針對這個議題,一直向選民撒謊。

法案通過後,莫里森便一直聲稱,難民船將會重新湧入。又說政府因此而被迫要重新開放聖誕島(Christmas Island)的拘留中心、數千名尋求庇護者即將抵達澳洲等等一連串的謊言。以求讓民眾覺得自由黨跟工黨的政策是不同的。

不僅如此,莫里森還瞄準華人社區對於難民問題的關注,發出中文聲明。當中內容寫道“我們十分認真,不會推遲到另一天才作決定,我們在艱難中果敢地決定,不會為了達到政治目的而尋求獲得脆弱的妥協。”但問題是,他們為的確實是政治目的,他們為了選票,而一直撒謊!

莫里森的謊言,欺騙國民的同時,其實還變相向人口走私者提供虛假訊息,令他們以為工黨的政策會削弱澳洲邊境。

「真相是,在我們(工黨)保護澳大利亞邊境的堅定承諾方面, 工黨和自由黨之間沒有區別 …… 在工黨政府的管治下,澳大利亞強大的邊境保護制度將不會發生變化。工黨邊境保護的承諾與自由黨政府完全一樣。」

聯邦工黨領袖比爾 . 肖頓 (Bill Shorten)

工黨的難民政策從上一次 2016 年大選以來一直沒有改變,而且還已經清清楚楚,白紙黑字地寫了出來。

一直以來,有些媒體報道有失偏頗,以至大家對工黨的這一政策有所誤解。但其實更令我更擔心的是,有部分人可能會輕易道聽途說,不去查證,只顧人云亦云,最後,不僅讓普羅大眾被愚弄,而且更可能會因此動搖社會的安定和諧。

為此,我在我的中文個人網站上,特別提供了有關政策的具體內容,歡迎大家閱覽。

「這並非自由黨首次在微信上就工黨的難民政策向澳大利亞華人撒謊,他們為了選票,在上次聯邦大選中,也曾經使出類似手段,試圖欺騙人們為他們投票。」

聯邦工黨領袖比爾 . 肖頓 (Bill Shorten)

「沒有事實,我們就會陷入特朗普主義。 
真相在這裡很重要。 」

-《衛報》時事評論員凱瑟琳.墨菲

 

較早前,我看過一篇關於這個議題的評論文章,

“Without facts, we slide into Trumpism. The truth matters here”

–     Katharine Murphy, The Guardian

單看標題“ Without facts, we slide into Trumpism. The truth matters here (沒有事實,我們就會陷入特朗普主義。真相在這裡很重要)”,我已覺得很精準。因為真相正是莫里森和他的自由黨不希望大家知道的。

自由黨連日來不斷向公眾提供誤導信息,移民部長高民(David Coleman)指出被羈押在馬努斯島和瑙魯島的難民將湧入澳洲,然後莫里森又吹噓要“阻止(尋求庇護者)船隻湧入”,通過混淆民眾視線,把大家的關注點集中在湧入的船隻方面。

但事實上,根據內政部 (Department of Home Affairs)的數據顯示,乘飛機來澳洲申請尋求庇護的人遠比乘船的多。在過去四年間,總共有 64,362 人乘飛機通過旅遊簽證來澳洲申請尋求庇護。但這一點,自由黨一直避而不談。

人會撒謊,
但數據是不會撒謊的。

 

數據顯示,2014 至 2015 年間,澳大利亞當局總共接獲 8587 個尋求庇護申請;2015 至 2016 年間,有 9554 個申請;2016 至 2017 年間更是高出一倍,有 18,290 個申請;而 2017 至2018 間,有史無前例的多達 27,931 個申請。

可見,從2014年至今,亦即自由黨領導下的政府,來澳洲尋求庇護的人數不斷上升。

相比之下,2012 至 2013 年間,工黨吉拉德(Julia Gillard)執政的政府時期,在乘船尋求庇護的最高峰期卻只有 18,365 個申請。

而單單是去年,自由黨政府領導下的政府,乘飛機來澳洲尋求庇護的人數,比 2012 至 2013 工黨吉拉德政府乘船尋求庇護的人數的總數還要多出將近一萬人!

由於處理保護簽證可能需要多達兩年時間,這些乘飛機抵澳的尋求庇護者,雖然當中大多數都已被確認不合資格,但如果某人的申請被撤回,他仍能通過向法庭申請上訴,繼續以過橋簽證留在澳洲,而這段時間可能長達兩年。

「 (前移民部長) · 達頓(Peter Dutton)破紀錄的在岸庇護申請數量不能不解釋, 他無法洗掉他糟糕的記錄…… 達頓觀察下的過去的四年中,有 64,000 人乘坐飛機抵澳並申請庇護,但當中許多都已被證實是不合資格的。為什麼達頓失去了對邊界的控制權? 」

聯邦在野工黨影子移民部長紐曼 (Shayne Neumann)

試想,任何人如果不是絕望、走頭無路的話,也不會冒着隨時被大浪捲走的危險跨越大海到異鄉尋求庇護。而且事實上,他們在未抵澳洲之前,便會被遣返或是被送到瑙魯島和馬努斯島上。而乘飛機來的尋求庇護者卻能直接抵達澳洲本土,而且人數遠比乘船的多!

你們對治安的擔憂我是明白的。邊境保護問題,畢竟危及國民安全,是絕對不能像自由黨那樣選擇性地處理的!

澳大利亞人了解我們的國家,
可以做到在邊境上強大的同時,
人道的對待人。

這項議案是必要的,因為莫里森、達頓和自由黨已經讓弱勢群體在瑙魯島和馬努斯島上耗了近六年。你沒聽錯,他們在島上六年!!!尋求庇護者也好、難民也好,也是人來的,而且當中更包括兒童和婦女!

行公義,好憐憫!這就是為什麼國會成功通過法案,幫助目前在瑙魯島和馬努斯島上生病的難民和尋求庇護者獲得緊急的醫療處理。

簡單來說,這只是一個確保人們得到醫療救治的新法律而已。但自由黨為了政治目 的、為了選票,不惜耍手段,藉著這項新法案發起恐嚇運動(scare campaign),從而製造慌亂,以試圖欺騙人們為他們投票。清醒的民眾應該記得,在上次聯邦大選中,自由黨也曾在微信上,就工黨的難民政策向澳大利亞華人撒謊。

有人說:「以後難民只要生了病,
就等於能拿到澳洲PR永居簽證!
我不如也去乘船來澳吧!」

首先,乘船偷渡隨時會被大浪捲走而葬生大海,所以我不建議。

第二,工黨的信息很清楚:「如果你試圖乘船偷渡到澳大利亞,你就會被遣返,並永遠不可能定居在澳大利亞。」

第三,被送往馬努斯島和瑙魯島的尋求庇護者,當中只有約 2%的人成功獲得庇護。

想一想,媒體有沒有告訴你 ……
《難民轉外就醫法案》的內容是什麼?
有什麼限制?

首先、新法案僅適用於目前在瑙魯島和馬努斯島上的尋求庇護者們,而不適用於任何新抵達的船隻上的人。

第二、在海外羈留中心的尋求庇護者,必須在得到兩名醫生的建議下,才可被轉移到澳州境內接受緊急醫療護理。

第三、這兩名醫生是義診、沒有報酬的

第四、部長是有權在不同意醫生的臨床評估,或根據《1979 年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法案》(the Austral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sation Act 1979) 阻止罪犯或有嚴重安全問題的人入境

第五、除非部長另有決定,否則轉移到澳大利亞接受治療的任何人,在境內接受診治時,均是處於被拘留狀態的。他們在這裡就醫,治療後再次送走。

第六、他們的入境時宜還未有具體時間表

似曾相識

“兒童被拋下海事件”(The Children Overboard affair)的爭議或許看似是題外話,但其實與目前這個議題是有密切關係的。

一度備受爭議的“兒童被拋下海事件”發生於 2001 年 10 月。當時正值聯邦大選前夕。當時外界有傳聞說乘船來澳的尋求庇護者把兒童拋落海中,通過確保得到救援而進入澳洲。

當時霍華德(John Howard)領導下的自由黨政府,看準事件對其有利,並在坦帕事件(The Tampa affair)中,通過採取更嚴格的邊境保護措施,以防止未經許可的偷渡者乘船抵達澳大利亞。霍華德將自己的政府描述為對邊境保護措施為「強勢」,並把工黨稱為「弱 勢」來爭取選票並再次當選。

但問題是,其後澳大利亞參議院特別委員會(The Australian Senate Select Committee)對某一海事事件進行調查後發現,根本沒有兒童有被拋到海外的風險,而且政府在選舉前已經知道這一點。當時自由黨政府也因誤導公眾而受到批評,指控他們通過妖魔化尋求庇護者來向選民營造非法移民的恐懼。

與現在的情況有點相似吧?

「所有難民將於幾周內入境!?」
「難民全享綠卡,共享澳洲盛世?! 」
「直接給 1 萬名難民 PR 身份! 享受各種福利和穩定工作!? 」
「難民住豪華套房、酒店!?」

媒體一直對社區有很大的影響力,媒體也是政府和民眾溝通的橋樑。雖然每當我看到一些標題和內容誇張的文章時,難免會有點失望,但我對大部分的主流華人媒體仍是抱有信心的。

因為我明白他們作為新聞業,有時候有責任將政客公開說的一些話,例如這次自由黨的一連串謊言轉告給大眾。可是自由黨正是看準了媒體的這個軟肋,為了政治目的,通過媒體發起恐嚇運動(scare campaign),製造慌亂,以試圖欺騙人們為他們投票。

面對一些明顯有造謠之嫌的文章,我只能盼望大家一定不要輕易道聽途說,尤其當考慮到政府提出重要的政策時,我一直深信公眾的眼睛是雪亮的。而我也衷心希望能通過這篇文章令大家更清楚地了解工黨在處理難民問題上的立場和政策。

《衛報》時事評論員凱瑟琳.墨菲在文章中所說的,正是我編寫這篇文章的目的。

「本質上需要對真相進行檢驗,因為如果沒有一套商定的事實,我們都會進一步陷入衝突和無法解決的爭論,而公共廣場只會變成一處互相怒罵的聚集地,而非融會貫通、合力爭取國家利益的地方。 」

《衛報》時事評論員凱瑟琳.墨菲

“It needs to be a test of truth just intrinsically, because without a set of agreed facts we all slide further into conflict and irresolvable contention, and the public square just becomes a cluster of snarling enclaves rather than a place where synthesis happens and the national interest is served.”

Katharine Murphy, The Guardian

**********

*法案正稱:《2018 年移民修正案(緊急醫療)法案》

Migration Amendment (Urgent Medical Treatment) Bill 2018

Reference

Murphy, K. – “Without facts, we slide into Trumpism. The truth matters here”
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19/feb/16/without-facts-we-slide-into-trumpism-the-truth-matters-here

Neumann, S. – “Labor believes in strong border protection and treating people humanely”
www.shayneneumann.com.au/news/immigration-and-border-protection/labor-believes-in-strong-border-protection-and-treating-people-humanely

工黨領袖Bill Shorten的聲明:自由黨應該停止撒謊並向澳大利亞華人致歉

工黨相信強大的邊境保護和人道待遇

每次Peter Dutton就工黨在邊境保護方面的強硬立場撒謊時,都是在給人販打廣告

里德選區包括: Abbotsford, Breakfast Point, Burwood (寶活), Cabarita, Canada Bay (加拿大灣), Chiswick, Concord, Concord West, Five Dock, Flemington, Homebush, Homebush West, Liberty Grove, Mortlake, Newington, North Strathfield (北史卓菲), Rhodes (羅茲), Rodd Point, Russell Lea, Strathfield (北史卓菲), Sydney Olympic Park (悉尼奧林匹克公園), Wareemba, and Wentworth Point;

及以下部分地區 Ashfield (艾士菲), Auburn (奧本), Croydon, Drummoyne, Homebush Bay, Lidcombe, Silverwater, and Spectacle Island.

澳洲聯邦大選將在5月18號舉行。我希望你會在這次選舉中,投票支持我和我的工黨。

選舉當天,請在我的名字Sam Crosby旁邊的方格上填寫1。

同時為了確保選票有效,

必須按照以下順序填

滿綠色小選票上的所有方格。

歡迎掃一掃二維碼關注薩姆的個人微信

 SamCrosbyforReid

 Sam Crosby – Labor for Reid

GET IN TOUCH WITH SAM CROSBY
以下是薩姆的聯繫方式:

Mobile 電話: 0476 201 564

Email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Mail 郵寄地址:
PO Box 23 Drummoyne NSW 1470

Authorised by Barry Peterson Australian Labor Party (NSW Branch) 9 Brays Road Concord 21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