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专家和赌徒都同意,工党在今天的联邦大选中具有优势。

一系列全澳民调显示,工党在两党支持率上拿到了51%至52%。而在投注市场中,工党也是最受欢迎的。

但所有这些指标以前都曾经错过,联盟党可能险胜,也可能出现悬峙国会。这一切都取决于一个决定性的数字:76——那就是在151个席位的众议院中赢得多数席位并组建政府所需的席位数。如果能拿到77席,执政党就可以自行任命议长。

在重新划分选区后,联盟党以73席开始游戏,比上次大选少3席,而工党有72席,小党派和独立议员拥有6席。

结果取决于全澳数十个关键的摇摆选区。 

维州

自从安德鲁斯工党政府在去年11月的州选举中击败联盟党以来,维州一直被视为一个关键的竞选舞台。如果州选举结果重演,工党将在墨尔本东区拿下Chisholm、La Trobe和Casey。

维州的选区重划也对工党有利。它已经拿到了新的Fraser选区,而两个自由党摇摆选区的边界改变——墨尔本东南区的Dunkley以及Geelong腹地的Corangamite——意味着它们现在都归工党了。

在独立议员麦高文(Cathy McGowan)退休后,自由党有望赢回Indi。

但工党在维州的强势表现将让肖顿立于不败之地。

新州

一系列涉及独立人士的竞赛已经成为新州焦点,新州几乎占联邦众院席位的三分之一。

在Warringah,前总理艾伯特(Tony Abbott)正遭到独立候选人斯特格尔(Zali Steggall)的围攻。投注赔率表明竞争非常激烈。

独立人士也可能在联盟党控制的Cowper和Farrer占优势。

但自由党的前景还是光明的,夏尔马(Dave Sharma)看来可以从独立议员菲尔普斯(Kerryn Phelps)手中收回悉尼东区的Wentworth。自由党也有很大的机会从工党手中抢到西悉尼的摇摆选区Lindsay。

工党则有望赢得南部海岸的Gilmore,在悉尼西北区的Reid和中央海岸的Robertson胜算也很大。

不过新州一位工党高层表示,联盟党赢得最近的州选区,可能会“助长”联邦联盟党的得票率,并阻碍工党的前景。

昆州

昆州对联盟党的重要性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因为它在该州的席位比例特别高——20%的澳人住在昆州,但联盟党28%的众院席位位于那里。

但是,其中五个选区的得票率优势不超过2%,另外三名自由国家党议员正在捍卫不到4%的得票率优势。

布里斯班郊区的一系列自由党选区至关重要,包括Forde,Bonner,Petrie和Dickson(内政部长达顿的选区)。自由党的Flynn也受到威胁。

联盟党还想抢下Herbert,工党上次大选仅以37票之差赢下。但今年的选情依然紧绷。

只要昆州有小部分选民倒戈工党,就能锁定肖顿的胜利。

但是帕尔默的联合澳洲党和韩珊的一族党在某些地区的人气会使选情变得复杂,如果大量小党拨票流入自由党,可能会限制工党的收益。

西澳

莫里森和肖顿在竞选的最后一周都访问了西澳,突显了当地的重要性。

自由党在西澳16个席位中占据了11个,但在西澳经济持续低迷的情况下,对自由党的支持率有所下降。工党以压倒性优势赢得2017年西澳州选举。

总部位于西澳Poll Bludger网站政治分析师兼编辑鲍威(William Bowe)表示,珀斯郊区有四个自由党席位,包括Swan、Hasluck、Sterling和Pearce都很紧张。工党的超级摇摆选区Cowan也很紧张。

南澳

阿德莱德的Boothby可能会受到一些工党的压力,但南澳的席位易手的可能性很低。

塔州

塔州在上次大选中果断投向工党怀抱,但莫里森定期造访该州,强调了自由党如何热衷于夺回2016年失去的两个席位——Bass和Braddon。

如果联盟党想要险胜,塔州的收益是不可或缺的。

北领地和ACT

在北领地,自由党已将目标锁定在达尔文的Solomon,但必须克服工党拥有6.1%得票率优势。

ACT新增了一个选区Bean,将该州的席位总数提升至三个,但预计都归工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