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大选的落幕,自由党Morrison总理赢了不可能赢的选举,工党的Shorten 输了稳赢的选战,自由党很讶异,工党也很讶异,但我个人一点都不讶异。

这几个月默默地关心在后,观察大选局势,没公开发表太多我个人想法,因为我看到的与我关心的政策,身边党内党外火热的政治运动朋友们,似乎都没有什麽提到:澳洲经济的未来,是要怎麽走?

Morrison 上任后,当资深自由党部长一个一个退选,他没有乱了阵脚,很快的找到Shorten 的选战弱点,安抚了党内极右派,很快的与中间选民对接了上。 反而工党Shorten的选举风格,表现出做总理的自信,在发表重要社会主义政策时,隔离了中间选民,Morrison steadied the sinking ship, Shorten lost the opportunity to unify all people.

Hawke 过世的消息这两天,很多工党竞选志工私下认为澳洲人民对他的怀念,会帮助工党这次选举,我不认为,我反而觉得比较下,highlight 出 Shorten 的不足, highlight 出 Shorten 无法 unify 企业与人民,因为Hawke 在任时,很成功的团聚澳洲商界与工会领袖,一起打开澳洲,奠定澳洲后30年的经济奇蹟。 昨晚看到Howard 前总理访问,他说,”Shorten overplayed the class warfare card” (Shorten 的贫富战打得太过分),我完全赞同这就是 Shorten 败选的主要原因。

今天星期日,当所有大选义工,有些开心有些伤心地清理,移除选举牌,热烈的讨论一千个为什麽时,选完后的选民却已经喝了咖啡,已经move on,已经回到现实,但我相信这些大部分的中间选民还在问:澳洲经济的未来,是要怎麽走?

澳洲这几年急速恶化的 debt and deficit ,真的可以如大选前的承诺回去到 positive? 澳洲地产的萎缩与年轻人无法购屋的问题,真的有个可行明确方向吗? 澳洲中小企业的挑战,零售业的雕零,要怎麽处理? 澳洲的贫民问题,就业问题,治安问题 ,明确的解决方案是什麽?我们科技与智慧服务业所需要的快速网路 NBN,要怎麽修复? 投资移民,技术移民,海外学生签证政策,是否还是过于保守,继续辛苦教育,移民,租房,华人餐厅产业? 昨晚大选人民已经说话,反对废负扣税,franking credit refund,但这也不会让我们萧条的经济前进。美国克林顿前总统说:”Its all about the economy, stupid”. 是的, 昨晚,澳洲中间选民也已经很清楚的表态对经济的担心,but where do we go from here?

(Landed in Syd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