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大选产生了许多大输家:肖顿(Bill Shorten),艾伯特(Tony Abbott),帕尔默(Clive Palmer)还有SportsBet。

但最大的输家之一就是民意调查。所有主流媒体的民调,包括《澳洲金融评论报》的益普索民调(Ipsos),澳洲人报》的Newspoll和第九台投票日出口民调全部显示工党以51%比49%在两党支持率上领先。

益普索的两党首轮得票率与实际结果最为接近:民调显示工党支持率33%(最后为34%),联盟党支持率39%(最后41%)。而最后一次Newspoll则高估了工党的首轮得票率,认为能达到37%,而低估了联盟党,认为只有38%。 

一位工党消息人士称,公开的民意调查与关键席位的内部跟踪调查结果一致。

正如《澳洲金融评论报》和其他媒体所强调的那样,民调的两党支持率是假设全澳的投票趋势一致,但实际上不同地方的波动总是相差很大,所以在选情激烈的情况下,民调是很难“断定”谁能胜出的。

那么民调到底怎么了呢?一个因素是越来越多人取消固定电话,只用移动电话,这导致民调机构更加难以获得准确的数据,他们必须拨打更多电话才能得到结果。

另一个是拨票的分配。一些民调机构会使用此前选举的数据,但鉴于小党派激增,而且上次大选已经是三年前了,可能导致结果不准。另一些民调机构则会询问选民打算如何拨票。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有时人们只是被笼统地询问打算投给哪个党,但要是问他们具体打算投给哪个候选人,结果就不一样了,这对现任议员有利。

需要考虑的另一个因素是“害羞的保守党效应”。

也就是说,人们对民调工作人员说谎了。基本上在接受民调时,选民往往会隐瞒自己投票给保守党或保守派事业的意图。

英国脱欧公投和特朗普2016年获胜据说就有这种现象在起作用。看来,这张名单上又可以增加一个意想不到的选举胜利了,尽管莫里森似乎多少意识到了这一点,因为他经常谈起“那些安静的澳人”。

但是,民调中有一项内容是准确的,那就是肖顿本人的不受欢迎程度。

工党的许多人都会问一个“如果”的问题:如果他们有一个更受欢迎的领导人——比如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他们会不会已经执政了?

今年的大选结果是否足以让政客们摆脱对民调的痴迷仍有待观察。但它肯定会让个人支持率获得更多的关注。

不过考虑到在两党支持率上的落后并没有阻止莫里森赢得“唯一重要的民调”,任意设置一个标准——比如连续输掉30份民调——然后把这当作推翻现任党魁的理由,无疑是愚蠢的。

 

本文译自《澳洲金融评论报》Andrew Tillett文

 

 

  

更多  5年1万中国人在日本失踪:过劳死、性骚扰,研修生制度背后有多少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