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的工薪阶层比精英们更加谨慎保守。
莫里森(Scott Morrison)的胜利不仅确保了他在政治史上的地位。
对于澳大利亚精英阶层中的许多人来说,此次联邦大选中揭露的一个不安的事实是关于澳大利亚的社会性质的。
选民们最终做出的选择揭示出澳大利亚的工薪阶层天生就是谨慎且保守的。
选举结果表明,全澳上下都希望政府可以降低税收,缩小国家规模,加强边境防卫。
肖顿(Bill Shorten)不顾工党在自由市场方面的政治传统,采纳了澳大利亚研究所、学术界、社交媒体活跃分子以及公共服务工会倡导的一项近乎理想的提议。

肖顿希望提高税收、扩大政府规模、放弃开采澳大利亚储量巨大的煤炭和天然气等廉价能源,而莫里森持反对意见。他采取的政策以削减各个阶层的税费为主。
澳大利亚人不再认为工会或政府有必要保护他们的工资。他们认为工业厂商不应该得到政府的补贴(也许国防制造商除外)。他们不担心由私营企业主导的医疗保健系统,也不担心医疗费用。他们不认为澳大利亚目前存在儿童保育危机,他们想要更多的促进性别平等的措施。
他们关心气候变化,但他们不确定要是关闭煤炭和天然气发电厂的话,电价是否可以降低。
Peter Dutton在反联盟党宣传中发挥了主要作用,使他在昆州的连任遭到了中产阶级和工薪阶级的反对。

而莫里森却通过一些平易近人的行为来讨好选民,这遭到了专家们的嘲笑。
选民的回应证明莫里森的竞选风格是对的。
在谭保(Malcolm Turnbull)的领导下,自由党(Liberal-National Party)未能在10个月前赢得布里斯班外选区Longman(朗曼)的席位。但在5月18日,莫里森以3.9%的优势赢得了Longman的支持。Longman距昆州中部的煤田很远,工党对阿达尼项目的含糊其辞使其失去了Gladstone(格莱斯顿)、Rockhampton(洛克汉普顿)和Townsville(汤斯维尔)附近的席位。
莫里森让保守的工薪阶级成为了联盟党的拥护者,这一转变在辉煌但有缺陷的谭保的领导下是不可能实现的。
Christian Angus Taylor作为能源部长正在部分NEG(National Energy Guarantee,国家能源保障)政策,他是工党拒绝执行一项到2030年让风能、太阳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占到全澳总发电量一半的计划的主要批评者之一。

5月18日,在一个投票站,一个浑身刺青的男人走近Taylor。这位麦肯锡(Mckinsey)前管理顾问、Rhodes奖学金获得者已准备好接受一位工党选民的批评。
然而,他要了一张教你如何投票的卡片。他告诉Taylor他在Facebook上看到一则广告,说Taylor喜欢他的丰田HiLux ute,对比了工党的电动汽车计划后,他想投自由党一票。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Taylor的成功表明向可再生能源的过渡并没有受到热烈欢迎。
许多调查发现,气候变化政策是城市和农村选民优先考虑的问题。结果,昆州(决定了选举结果关键选区)的选民认为工党更关心全球变暖,而不是工薪阶级的工作。
2019年的联邦大选显示,谨慎且保守的澳大利亚工薪阶层现在是这个社会主导政治的力量。

本文译自Aaron Patrick,作者是政治和商业方面的资深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