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頓(Bill Shorten)的災難性競選活動正在被拿來與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的競選活動相比較,因為這兩位左派領導人都出乎意料地被保守派對手擊敗。

肖頓的投票前夜是與維州州長安德魯蘇(Daniel Andrews)在墨爾本酒吧喝啤酒,而莫里森在跑了三個州造訪了五個搖擺選區,把旋風式拉票進行到了最後一刻。 

這與2016年美國大選前夕遙相呼應:當時克林頓夫人選擇與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美國搖滾歌手布魯斯·斯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和喬恩·邦·喬維(Jon Bon Jovi)共度,而特朗普跑了五個州拉票,還在密歇根州舉行了午夜集會,這是一個關鍵的搖擺州。

為了紀念前總理霍克——他在投票日的兩天前去世——肖頓選擇在這位已故領導人最喜歡的酒吧之一——墨爾本Carlton的John Curtin Hotel喝酒。

維州州長安德魯斯和前州長布拉克斯(Steve Bracks)也來了。三個人一起喝了「霍克的白啤酒」,向他致敬。

與此同時,莫里森堅持到最後一刻的努力獲得了回報,聯盟黨贏下了這場本不可能贏的選舉。

聯盟黨追蹤了20個搖擺選區,並針對這些選區推出了量身定製的戰略。

一位自由黨消息人士告訴《悉尼晨鋒報》:「在搖擺選區,我們始終領先,選情正在向我們傾斜。」

莫里森在競選結束前七次造訪塔州,昆州的Longman和Bribie Island也成為目標。

莫里森感激「安靜的澳洲人」幫助他取得了「奇蹟」。

「他們有自己的夢想,有抱負,有工作,他們當學徒,創業,遇見夢中情人,結婚成家,買房,努力工作好為孩子提供最好的生活,為退休存錢。正是這些安靜的澳洲人贏得了今晚的偉大勝利。今晚屬於每一個指望政府把他們放在首位的澳洲人。」

就像特朗普一樣,選前民調一直唱衰莫里森,而博彩機構Sportsbet也對工黨獲勝充滿信心。

特朗普在周日致電莫里森表示祝賀,並告訴莫里森,他早已料到這個結果。「他熱烈祝賀我了,並對結果非常滿意。」莫里森告訴《每日電訊報》,他說他一直都認為結果會是這樣。

「我們已經建立了良好的關係,我們都很期待未來三年我將穩定地擔任總理。我們也談到了這一點,我很期待在今年晚些時候訪美,不過我們肯定會在G20(領導人峰會)上碰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