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前首席策略师班农(Steve Bannon)把工党的惨败归咎于肖顿(Bill Shorten)过分关注内城“精英”和气候变化问题。

尽管在民调中一路领先,也获得博彩公司的青睐,但肖顿却在上周六的联邦大选中被莫里森(Scott Morrison)击败。

65岁的班农说,肖顿败选与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情况相似,当时她出人意料地在2016的美国总统大选中输给了特朗普。

班农告诉《澳洲人报》:“[工党]出来描绘了一个关于气候变化的大胆的乌托邦愿景,得到媒体和城市精英的欢迎,但小人物们知道他们会输。”

“小人物不会直率地说出来,但他们才是公民社会的脊梁骨……他们不会表现出来,但会默默留意。这就是精英们忘记的,他们觉得这些人都很蠢,但他们并不蠢,他们非常了解自己如何在世界上取得成功。”

班农表示:“当年许多投票给特朗普的人都不愿意告诉别人,因为工人阶级中有很多民主党选民,我认为(澳洲)也发生了同样的事。”

“我不认为这是因为对联盟党的热情或授权,但它肯定是一种‘起码我知道自己可以在这里得到什么,我也许不喜欢,但投工党的不确定性太大了’的感觉。”班农说。

班农担任特朗普总统任期前七个月的白宫首席策略师,也是特朗普竞选活动的首席执行官。他于2017年8月离开白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