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前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把工黨的慘敗歸咎於肖頓(Bill Shorten)過分關注內城「精英」和氣候變化問題。

儘管在民調中一路領先,也獲得博彩公司的青睞,但肖頓卻在上周六的聯邦大選中被莫里森(Scott Morrison)擊敗。

65歲的班農說,肖頓敗選與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的情況相似,當時她出人意料地在2016的美國總統大選中輸給了特朗普。

班農告訴《澳洲人報》:「[工黨]出來描繪了一個關於氣候變化的大膽的烏托邦願景,得到媒體和城市精英的歡迎,但小人物們知道他們會輸。」

「小人物不會直率地說出來,但他們才是公民社會的脊梁骨……他們不會表現出來,但會默默留意。這就是精英們忘記的,他們覺得這些人都很蠢,但他們並不蠢,他們非常了解自己如何在世界上取得成功。」

班農表示:「當年許多投票給特朗普的人都不願意告訴別人,因為工人階級中有很多民主黨選民,我認為(澳洲)也發生了同樣的事。」

「我不認為這是因為對聯盟黨的熱情或授權,但它肯定是一種『起碼我知道自己可以在這裡得到什麼,我也許不喜歡,但投工黨的不確定性太大了』的感覺。」班農說。

班農擔任特朗普總統任期前七個月的白宮首席策略師,也是特朗普競選活動的首席執行官。他於2017年8月離開白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