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激烈的竞选和漫长的计票,Chisholm终于创造了历史。

自由党的廖婵娥(Gladys Liu)成为澳洲历史上第一位坐进联邦众议院的澳籍华裔女性,她出人意料地赢下这个墨尔本郊区席位,确保莫里森拥有了多数政府。

但事情并非本来就是这样。几个月前,联盟党策略师几乎放弃了廖婵娥胜选的希望。

Chisholm的上任议员班克斯(Julia Banks)突然宣布退党时,自由党震惊了。而工党派出的候选人,台湾出生的杨千慧(Jennifer Yang)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政治活动家。

随着廖婵娥的选战似乎受到无休无止的争议影响,工党的信心迅速增强。

先是廖婵娥因为2016年一段关于同性婚姻的评论饱受抨击,总理不得不出面维护自己的候选人。

然后,她陷入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小争议,包括她的妹妹撰写了一篇抨击杨千慧的网络贴文。

持续不断的负面新闻无疑也让廖婵娥深感沮丧,她怀疑政敌正试图破坏她的竞选。

“负面新闻总是凭空而来,”她在投票日当天告诉澳广(ABC),“肯定有什么人开始,有什么人在煽动。但无论是谁或动机是什么,它的目的都是让我分心。”

这些噪音确实造成了影响,有大约2.2%的选民倒戈工党。

只可惜对杨千慧来说,这还不够。

瞄准华人的选战

Chisholm不仅是维州竞争最激烈的众院席位,也是一场精彩绝伦的对决,比的是在这个正在被移民改变的国家里,哪个党能够赢得移民的心。两党都针对华人社区展开了热烈的竞选活动。

分析人士担心外国干涉,担心联盟党对北京的强硬立场会影响选举结果,但在Chisholm挨家挨户敲门的竞选人员表示,大多数华人都坚定地专注于家门口的问题。

最终,对工党经济政策的敌意——特别是遏制负扣税和取消红利抵免的政策——毒害了杨千慧的胜算。

像Chisholm的许多其他选民一样,大量华人担心工党的政策会不公平地惩罚老年金领取者,或者压低已在过去一年中暴跌的房价。

工党竞选人员谴责联盟党在这两方面都开展了恐吓宣传。杨千慧在投票日当天表示,很多当地人对工党议程感到担心,但“不幸的是,我们无法接触到所有可能误信了错误信息的选民”。

当地工党分支对竞选总部处理选民敌意的方式也感到非常沮丧。

“是红利抵免[政策]在Chisholm毁了我们,是负扣税[政策]毁了我们。”一位工党官员说,“我们想对自由党采取行动,但竞选总部只要求我们——‘别回应,转移话题,对手的伎俩没用’。”

通过微信影响选民

工党和联盟都采取了像微信这样的中国社交媒体网站来吸引选民。

但微信也是假新闻和错误信息的培养皿。

一些用户捏造假新闻称工党要推出“遗产税”,另一位用户则传播了一张经过PS篡改的肖顿(Bill Shorten)推特截图,造谣称工党将接收更多中东移民。

其他人声称,如果工党上台,将在十年内接收超过一百万难民。

工党指责联盟党策划了一场“孤注一掷的恐吓活动”,并在选举日两周前写信给微信的母公司投诉。但在私下里,他们承认自己无能为力。因为要追查最初造谣的人是很困难的。

廖婵娥也表示,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支持者要在微信上说什么。“我在华人社区和更广泛的社区中确实有很多支持者,我的对手也是如此,我认为,指望我或任何人去监控和制裁其他人的社交媒体活动并不公平,也不合理。”她说。

「问题远比这次竞选更深刻」

不出所料,两党都从Chisholm的竞选中吸取了不同的教训。

联盟深受胜利鼓舞,并相信它是未来美好事物的预兆。

一位自由党消息人士认为,传统上工党在许多移民社区的制霸地位正在衰退。Chisholm的结果显示了有多少华人被联盟党嘉奖进取精神的许诺所打动。

“我们学到的是,我们的核心信息在这个社区引起了共鸣。”该消息人士说,“如果你的选战够成熟,用正确的渠道来传达我们的关键信息,那么人们就会对此作出回应。”

而工党仍然对结果感到愤怒。策略专家表示,联盟党依靠恐吓宣传保持竞争力,获胜仅仅是因为在微信和其他平台上持续和蓄意地散播错误信息。

“这当然是故意的。至少自由党对此视而不见。”一位工党人士说,“虽然这不是关键,但它消耗了我们。这个问题比这次选战更深刻,而且不局限于微信。假新闻在社交媒体上蓬勃发展,我们必须搞清楚下次如何应对。”

但那是下次了。

现在,廖婵娥将前往堪培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