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激烈的競選和漫長的計票,Chisholm終於創造了歷史。

自由黨的廖嬋娥(Gladys Liu)成為澳洲歷史上第一位坐進聯邦眾議院的澳籍華裔女性,她出人意料地贏下這個墨爾本郊區席位,確保莫里森擁有了多數政府。

但事情並非本來就是這樣。幾個月前,聯盟黨策略師幾乎放棄了廖嬋娥勝選的希望。

Chisholm的上任議員班克斯(Julia Banks)突然宣布退黨時,自由黨震驚了。而工黨派出的候選人,台灣出生的楊千慧(Jennifer Yang)是一位經驗豐富的政治活動家。

隨着廖嬋娥的選戰似乎受到無休無止的爭議影響,工黨的信心迅速增強。

先是廖嬋娥因為2016年一段關於同性婚姻的評論飽受抨擊,總理不得不出面維護自己的候選人。

然後,她陷入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繚亂的小爭議,包括她的妹妹撰寫了一篇抨擊楊千慧的網絡貼文。

持續不斷的負面新聞無疑也讓廖嬋娥深感沮喪,她懷疑政敵正試圖破壞她的競選。

“負面新聞總是憑空而來,”她在投票日當天告訴澳廣(ABC),“肯定有什麼人開始,有什麼人在煽動。但無論是誰或動機是什麼,它的目的都是讓我分心。”

這些噪音確實造成了影響,有大約2.2%的選民倒戈工黨。

只可惜對楊千慧來說,這還不夠。

瞄準華人的選戰

Chisholm不僅是維州競爭最激烈的眾院席位,也是一場精彩絕倫的對決,比的是在這個正在被移民改變的國家裡,哪個黨能夠贏得移民的心。兩黨都針對華人社區展開了熱烈的競選活動。

分析人士擔心外國干涉,擔心聯盟黨對北京的強硬立場會影響選舉結果,但在Chisholm挨家挨戶敲門的競選人員表示,大多數華人都堅定地專註於家門口的問題。

最終,對工黨經濟政策的敵意——特別是遏制負扣稅和取消紅利抵免的政策——毒害了楊千慧的勝算。

像Chisholm的許多其他選民一樣,大量華人擔心工黨的政策會不公平地懲罰老年金領取者,或者壓低已在過去一年中暴跌的房價。

工黨競選人員譴責聯盟黨在這兩方面都開展了恐嚇宣傳。楊千慧在投票日當天表示,很多當地人對工黨議程感到擔心,但“不幸的是,我們無法接觸到所有可能誤信了錯誤信息的選民”。

當地工黨分支對競選總部處理選民敵意的方式也感到非常沮喪。

“是紅利抵免[政策]在Chisholm毀了我們,是負扣稅[政策]毀了我們。”一位工黨官員說,“我們想對自由黨採取行動,但競選總部只要求我們——‘別回應,轉移話題,對手的伎倆沒用’。”

通過微信影響選民

工黨和聯盟都採取了像微信這樣的中國社交媒體網站來吸引選民。

但微信也是假新聞和錯誤信息的培養皿。

一些用戶捏造假新聞稱工黨要推出“遺產稅”,另一位用戶則傳播了一張經過PS篡改的肖頓(Bill Shorten)推特截圖,造謠稱工黨將接收更多中東移民。

其他人聲稱,如果工黨上台,將在十年內接收超過一百萬難民。

工黨指責聯盟黨策划了一場“孤注一擲的恐嚇活動”,並在選舉日兩周前寫信給微信的母公司投訴。但在私下裡,他們承認自己無能為力。因為要追查最初造謠的人是很困難的。

廖嬋娥也表示,她無法控制自己的支持者要在微信上說什麼。“我在華人社區和更廣泛的社區中確實有很多支持者,我的對手也是如此,我認為,指望我或任何人去監控和制裁其他人的社交媒體活動並不公平,也不合理。”她說。

「問題遠比這次競選更深刻」

不出所料,兩黨都從Chisholm的競選中吸取了不同的教訓。

聯盟深受勝利鼓舞,並相信它是未來美好事物的預兆。

一位自由黨消息人士認為,傳統上工黨在許多移民社區的制霸地位正在衰退。Chisholm的結果顯示了有多少華人被聯盟黨嘉獎進取精神的許諾所打動。

“我們學到的是,我們的核心信息在這個社區引起了共鳴。”該消息人士說,“如果你的選戰夠成熟,用正確的渠道來傳達我們的關鍵信息,那麼人們就會對此作出回應。”

而工黨仍然對結果感到憤怒。策略專家表示,聯盟黨依靠恐嚇宣傳保持競爭力,獲勝僅僅是因為在微信和其他平台上持續和蓄意地散播錯誤信息。

“這當然是故意的。至少自由黨對此視而不見。”一位工黨人士說,“雖然這不是關鍵,但它消耗了我們。這個問題比這次選戰更深刻,而且不局限於微信。假新聞在社交媒體上蓬勃發展,我們必須搞清楚下次如何應對。”

但那是下次了。

現在,廖嬋娥將前往堪培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