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的澳洲人”到底是谁?是谁投票给了莫里森(Scott Morrison)?

你可能会以为,联盟党选民都是种族主义者,歧视女性,而且极其贪婪。他们坐在自己的金山银山上,眼睁睁看着地球烧掉,拒绝与他人分享财富。

但这是刻板印象,而下面的才是现实:

单亲妈妈瑞秋(Rachel Bierling)住在布里斯班北郊Nundah,那是前财相史旺(Wayne Swan)的老选区Lilley。31岁的瑞秋之前一直是工党选民,但这次她和许多朋友都投票支持联盟党,希望他们能为她的两个女儿“建立一个强大的经济”。

瑞秋靠领福利金为生,自认是个“穷人”,她说:“我的朋友对我说,‘可是工党会给我们钱。’我说:‘是,但也会让国家陷入债务。’也许我们错了,也许是时候改变了,但起码现状很好。”

阿曼达(Amanda Harrison)是一名老师,也是一位母亲。她已婚,有两个小孩,一个13岁,一个10岁。家人是她的一切。她并不总是投票给自由党。她会花时间,权衡各种选择。

“但莫里森竞选期间说的话确实引起了我的共鸣,”她告诉《澳洲人报》,“我们想照顾好孩子,帮他们找到好工作,也许送他们上大学。而工党好像在暗示,我们连想要这些最基本的东西都是贪婪自私的。我看着莫里森的家人,我想:他们一家子跟我们这个典型的澳洲家庭很像,他们想要取得成功。”

“你看看工党是怎么说我们的,我看着父母辛苦工作30年,而肖顿(Bill Shorten)却要惩罚他们。凭什么?他们做错了什么?他们一生都在努力工作。我周日醒来后看到大选结果感到很欣慰:好的,我们没错!我们想要这些东西是正常的!感觉太好了!”

马克(Mark Humphery-Jenner)是悉尼的一名理财师,他从来不是一个强硬的保守派,他投票支持了同性婚姻合法化。

“我投票给自由党的具体原因是,工党的政策会打击那些勤劳和雄心勃勃的人,”他说,“他们的政策是攻击成功人士。他们不宽容。每当你在某件事情上赞同保守立场,他们就说你种族主义、恐同。他们正在妖魔化人们。”

本(Ben Vandenberg)是周六晚为莫里森连任而满心欢喜的人之一。他承认自己远远算不上穷人,不到40岁的他有三个孩子,是个顾家好男人。他在Mildura有一个葡萄园,根据季节,最多能雇佣50人。

他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多年来我一直在发展这门生意,我承担了风险,背着一笔巨额贷款,当你才刚刚开始取得成功,刚刚开始看到奖励,居然就有人想征税并重新分配我的财富?”他说。

“安静的澳洲人”还包括那些尚未致富,但想要致富的选民。

27岁的泰勒(Tyler Mapstone)投票支持了莫里森政府。他在阳光海岸长大,就读于阿德莱德大学,现在在悉尼从事金融工作

“我还很年轻,我不介意有一天做一些投资。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因为努力而遭到惩罚。”

别忘了婴儿潮世代。

昆州Cooroy的68岁老妇人琳恩(Lynne Dawson)自认是“安静的澳洲人”之一,因为她的声音很少被人听到,她也越来越不爱说话。她有两个成年子女,四个孙女,从前经营过一个坚果农场;在那之前,她在Mt Isa开的美发沙龙雇了14个人。

“人们忘了,当你经营一家公司时,你要对你的员工负责,因为他们需要还房贷。”她说,“他们没有考虑到小企业者把房子和全副身家都押在了生产线上,而且无法保证下一周能够盈利。让学徒成功的唯一方法就是让企业成功。人们觉得我们贪心,但我们只是不愿困在现状里。”

说得太对了!于是上周六,他们站起来,无视那些想指点他们该如何思考以及该做什么的人,静静走到投票站,投票给了那个不命令他们,而是在和他们说话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