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比(Jacqui Lambie)将成为澳洲新一届联邦国会中最有权势的女性之一,她将决定1000万工作者能否获得更大的减税。

如果莫里森想要通过任何有争议的立法草案,就必须争取到六位关键的中立参议员的支持,而这位直言不讳的塔州女性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第46届国会的其中一名中立参议员表示,虽然韩珊(Pauline Hanson)还在,但她的力量正在减弱,“一族党的帆已经失去了风”。   

“我们期待兰比进入参议院。”中央联盟(Centre Alliance)的参议员格里夫(Stirling Griff)告诉新闻集团,“她对自己的故乡充满热情,尤其对退伍军人充满热情。我们并不总是就所有事情达成一致,但……可能是兰比会支持我们90%的政策。”

格里夫参议员的评论不免让人们猜测,中央联盟可能会与兰比携手,组成新参议院中一个强大的投票集团。

如果工党和绿党不支持,莫里森很可能需要获得六名中立参议员中四人的支持才能通过有争议的立法草案。

这将增强伯纳蒂参议员(Cory Bernardi)和兰比参议员的话语权,同时也让中央联盟变得与一族党同样重要,因为这两个党派都有两位参议员。

对于联盟党而言,这比上届议会更有利,因为当时,谈判总监科曼(Mathias Cormann)被迫与十位中立议员打交道。

“我认为这届参议院的办事效率会更高。”格里夫参议员说,“我认为我们不会再看到上届的那些闹剧了,包括穿穆斯林罩袍来开会什么的。没有了安宁(Fraser Anning)那种极端激进分子,我认为参议院可以安定下来做它该做的事,好好审查法案,并在立法方面取得积极的良好进展。”

他补充说,一族党的权力也被削弱了,上届它有四名参议员,现在只有两名。

掌握新参议院权力平衡的人们:

兰比

兰比在塔州获得8.7%的首轮选票后重返参议院。这位前参议员在2017年主动举报了自己拥有双重国籍,并因此退出国会。

上周她告诉The New Daily,离开过会后她的周收入只有150元,不得不靠吃Vegemite加吐司活着,还参加了真人秀节目以补贴开支。

工党和联盟党参议员都向兰比致敬,因为她在2017年告别国会时发表了动情的演说,而且表示她愿意继续与两党合作。

韩珊与罗伯茨

韩珊的忠诚副手罗伯茨(Malcolm Roberts)在2017年也因双重国籍而失去其席位,这次重返参议院。

安宁于2017年代替罗伯茨进入参议院,但后来因为与韩珊发生分歧而退出一族党。柏斯顿(Brian Burston)于2018年离开一族党,导致该党只剩下两票。现在一族党还是两票。

中央联盟

南澳的中央联盟前身为色诺芬(Nick Xenophon)团队,也留在了参议院中。

帕特里克参议员(Rex Patrick)和格里夫参议员在2016年赢得了六年任期,今年并未轮到改选。

格里夫参议员告诉新闻集团说:“我们必须参议员最后的席位数如何,不过看起来,政府至少需要我们两人中的一个人支持,甚至可能需要我们两人同时支持,才能推进他们的议程,我们也将尊重他们。我们本身没有任何特殊要求,但就我们来说,必须以南澳优先。”

他补充说,中央联盟过去曾与莫里森政府建立“良好关系”。“我们认为这没有任何理由发生实质性的改变。”他说,“我们不会成为破坏者。我们在这里是为了确保有一个良好、负责任和透明的政府,特别是确保南澳的利益得到很好的照顾。”

伯纳蒂

伯纳蒂也是在2016年还被选为自由党参议员,任期六年。但因为不认同党派方向,他在2017年选择退党,并自己成立了澳洲保守党(Australian Conservatives)。

在上届议会中,他总体上都支持联盟党的法案。

减税成为首个战场

莫里森为1000万澳人提供的1580亿元减税计划将成为参议院的第一场大战,新任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表示该党只会支持针对中低收入者的减税。

如果中立议员也不支持整套减税方案,那么联盟党可能被迫把计划拆开立法,以便尽快提供1080元的减税。

格里夫参议员表示,中央联盟还未最终确定减税立场,将在投票前要求财政部通报经济情况。“过去一年的经济不错,但无疑已经放缓,我们很可能正处于艰难时期,而在艰难时期,最重要的是政府资金储备充足,核心社区服务不会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