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比(Jacqui Lambie)將成為澳洲新一屆聯邦國會中最有權勢的女性之一,她將決定1000萬工作者能否獲得更大的減稅。

如果莫里森想要通過任何有爭議的立法草案,就必須爭取到六位關鍵的中立參議員的支持,而這位直言不諱的塔州女性就是其中之一。

不過第46屆國會的其中一名中立參議員表示,雖然韓珊(Pauline Hanson)還在,但她的力量正在減弱,「一族黨的帆已經失去了風」。   

「我們期待蘭比進入參議院。」中央聯盟(Centre Alliance)的參議員格里夫(Stirling Griff)告訴新聞集團,「她對自己的故鄉充滿熱情,尤其對退伍軍人充滿熱情。我們並不總是就所有事情達成一致,但……可能是蘭比會支持我們90%的政策。」

格里夫參議員的評論不免讓人們猜測,中央聯盟可能會與蘭比攜手,組成新參議院中一個強大的投票集團。

如果工黨和綠黨不支持,莫里森很可能需要獲得六名中立參議員中四人的支持才能通過有爭議的立法草案。

這將增強伯納蒂參議員(Cory Bernardi)和蘭比參議員的話語權,同時也讓中央聯盟變得與一族黨同樣重要,因為這兩個黨派都有兩位參議員。

對於聯盟黨而言,這比上屆議會更有利,因為當時,談判總監科曼(Mathias Cormann)被迫與十位中立議員打交道。

「我認為這屆參議院的辦事效率會更高。」格里夫參議員說,「我認為我們不會再看到上屆的那些鬧劇了,包括穿穆斯林罩袍來開會什麼的。沒有了安寧(Fraser Anning)那種極端激進分子,我認為參議院可以安定下來做它該做的事,好好審查法案,並在立法方面取得積極的良好進展。」

他補充說,一族黨的權力也被削弱了,上屆它有四名參議員,現在只有兩名。

掌握新參議院權力平衡的人們:

蘭比

蘭比在塔州獲得8.7%的首輪選票後重返參議院。這位前參議員在2017年主動舉報了自己擁有雙重國籍,並因此退出國會。

上周她告訴The New Daily,離開過會後她的周收入只有150元,不得不靠吃Vegemite加吐司活着,還參加了真人秀節目以補貼開支。

工黨和聯盟党參議員都向蘭比致敬,因為她在2017年告別國會時發表了動情的演說,而且表示她願意繼續與兩黨合作。

韓珊與羅伯茨

韓珊的忠誠副手羅伯茨(Malcolm Roberts)在2017年也因雙重國籍而失去其席位,這次重返參議院。

安寧於2017年代替羅伯茨進入參議院,但後來因為與韓珊發生分歧而退出一族黨。柏斯頓(Brian Burston)於2018年離開一族黨,導致該黨只剩下兩票。現在一族黨還是兩票。

中央聯盟

南澳的中央聯盟前身為色諾芬(Nick Xenophon)團隊,也留在了參議院中。

帕特里克參議員(Rex Patrick)和格里夫參議員在2016年贏得了六年任期,今年並未輪到改選。

格里夫參議員告訴新聞集團說:「我們必須參議員最後的席位數如何,不過看起來,政府至少需要我們兩人中的一個人支持,甚至可能需要我們兩人同時支持,才能推進他們的議程,我們也將尊重他們。我們本身沒有任何特殊要求,但就我們來說,必須以南澳優先。」

他補充說,中央聯盟過去曾與莫里森政府建立「良好關係」。「我們認為這沒有任何理由發生實質性的改變。」他說,「我們不會成為破壞者。我們在這裡是為了確保有一個良好、負責任和透明的政府,特別是確保南澳的利益得到很好的照顧。」

伯納蒂

伯納蒂也是在2016年還被選為自由党參議員,任期六年。但因為不認同黨派方向,他在2017年選擇退黨,並自己成立了澳洲保守黨(Australian Conservatives)。

在上屆議會中,他總體上都支持聯盟黨的法案。

減稅成為首個戰場

莫里森為1000萬澳人提供的1580億元減稅計劃將成為參議院的第一場大戰,新任工黨領袖阿爾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表示該黨只會支持針對中低收入者的減稅。

如果中立議員也不支持整套減稅方案,那麼聯盟黨可能被迫把計劃拆開立法,以便儘快提供1080元的減稅。

格里夫參議員表示,中央聯盟還未最終確定減稅立場,將在投票前要求財政部通報經濟情況。「過去一年的經濟不錯,但無疑已經放緩,我們很可能正處於艱難時期,而在艱難時期,最重要的是政府資金儲備充足,核心社區服務不會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