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长春长生生物科技公司(简称长生生物)爆出黑心疫苗风波,其生产的婴幼儿“百白破疫苗”(即百日咳、白喉、破伤风三合一疫苗)被揭不合格,引发舆论声讨。北京独立学者邓聿文分析,当今的中国缺乏公民社会,媒体成为党的喉舌工具,只依赖党的领导意志,中国的体制性和系统性腐烂在疫苗面前显露无遗。

长生生物5名高管已被带走审查(图源:VCG)

邓聿文7月23日在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撰文指出,中国人对食品药品的安全隐患其实早就有些麻木,但涉及儿童则不同。有问题的疫苗一不小心可能扼杀孩子一生的幸福,父母不能容忍。

他说,长生疫苗事件的爆发,是中国体制性、系统性腐烂的一个缩影,反映出监管出问题、媒体失去监督功能及“一人领导”的弊病。

长生公司遭媒体披露在2016年就有问题疫苗的状况,但没有影响它继续生产,也没有影响这家公司的几个股东控制了中国几家疫苗企业。

中国的问题疫苗事件已爆发多次。2010年,山西爆发上百名儿童接种疫苗后出现异常。但是,刊登这则新闻的《中国经济时报》社长兼总编辑包月阳被免去职务,此案也不了了之,报道这则新闻的记者王克勤最终离开新闻界。

邓聿文认为,这件事对媒体“立下很坏的规矩”,曾经热闹一时的调查报道在中国日渐式微,一些优秀的调查记者纷纷离职或转行,“以致今天整个中国找不到像样的调查报道,舆论特别是官媒的监督作用几乎消失殆尽。”

在官僚体系的应对方面,他说,当前是“一人领导”时代,表面上是严厉监管,但严厉的只是“繁文缛节”,是纸上作戏,“没有领导人的指令,大家不敢主动作为,也不愿主动作为”。

而监管部门的鸦雀无声,跟干部任免体制又是直接相连的。因为在“一人领导”时代,任命干部的最重要原则是忠诚,而不是才能。

他举例,中国国家药监局副局长孙咸泽曾在2008年的毒奶粉案后被免职,却在2014年、2015年获得升职。

邓聿文表示,没有公民社会,没有媒体监督,没有民众和行业自治,没有法律,党包办一切,无人负责和作为,只依赖领导意志,中国的体制性和系统性腐烂在疫苗面前显露无遗。

北京时间7月15日,中国药监局发布通告称,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在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中,存在记录造假等行为。

随后,其全资子公司生产的批号为201605014-01“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检验结果“效价测定”项不符合规定。

据中国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官网曾于2017年11月发布的信息显示,除了长春长生,武汉生物生产的批号为201607050-2的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也不符合标准规定。

经查,该公司生产的不合格批次疫苗共计超过40万支,销往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19万支,销往河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1万支。

另外,长春长生生产的百白破疫苗共计超过25万支,全部销往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