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疫苗事件极大地降低了国人对国产狂犬病疫苗的信赖,不少网友在惊恐之余表示“得知疫苗可能无效后,我对小区的狗客气多了”。2017年8月,科幻作家刘慈欣在芬兰赫尔辛基被狗咬,医院“竟然”没有狂犬病疫苗,后来得知,不是每个国家都有狂犬病。

这些国家已消灭狂犬病中国病例8成在农村

狂犬病是一种“可防不可治”的急性人兽共患传染病,一旦发作致死率近100%,几乎所有哺乳动物都对狂犬病毒易感,并非只有狗和猫才会传播,狼、狐狸、浣熊、蝙蝠等均可以传播,老鼠、仓鼠、兔子也有可能感染,但比较少见。《狂犬病预防控制技术指南(2016版)》数据显示,就全球来看,人类狂犬病99%由犬类引起。

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每年约有5.9万人死于狂犬病,但是实际上狂犬病是完全可以被预防的,也是能被消灭的。美国在2007年宣布已消灭犬类狂犬病,虽然一些野生动物仍可能携带狂犬病毒,如浣熊、狐狸、蝙蝠等,但由狗引起的狂犬病已经在美国被消灭。

与美国一样,早在2014年以前,加拿大、日本、马来西亚以及一些拉美国家均已消灭了犬类狂犬病,澳大利亚消灭了食肉动物狂犬病。芬兰、丹麦、英国、法国、德国、瑞士在内的20多个欧洲国家和地区的动物被认为“无狂犬病风险”,即陆生动物不会再传播狂犬病。

在中国,人感染狂犬病的情况90%以上由狗引起。从1960年至2014年,中国共经历了3次人类狂犬病高峰,整个80年代年的年均报告死亡数达5537人。2016年,中国报告狂犬病死亡病例592例,2017年降至502例,但死亡人数仍排全球第二,仅次于印度。

世界卫生数据表明,全球95%以上人类狂犬病发生在亚洲和非洲,亚洲尤以印度和中国最为严重,主要影响农村地区和贫困人口。

 

农村地区医疗条件落后与相对高昂的疫苗费用导致一些贫困人群在有可能感染后未能及时预防。如今越来越多城市家庭开始养狗当宠物。参考消息网援引国家统计局数据表明,截止2014年,全国大约3000万户城市家庭养狗。许多人溜狗不牵绳、或者使用可伸缩的长狗绳,加之城市人口密度大,狗伤人的事件近年来在城市地区频发。

中国卫生部早在1980年就发文表示要“消灭狂犬病”,并以英国和日本分别用了5-7年就消灭了狂犬病为榜样。将近40年过去了,狂犬病在中国为何还如此猖獗?

中国防治狂犬病:“把狗打死”和“给人打针”

中国这么多年是怎么防治狂犬病的?总结我们以往经验,基本有两个“疗法”:一个是“把狗打死”;另一个是“给人打针”。

在中国,狗的数量约为1.1-1.2亿只,其中4000多万只为流浪狗,约占总数的1/3,于是中国对抗狂犬病就有了一个“怪圈”:

平时不对狗(尤其是流浪狗)进行卫生检测、免疫和管理;

一旦出事马上开展大面积屠狗以示治理决心;

迫于舆论放弃捕杀;

幸存下来的狗“春风吹又生”,狂犬病风险卷土重来。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数据显示,全球每年有近1000万只狗由于狂犬病等原因遭到残酷扑杀,其中绝大多数是无辜犬只。“宁可错杀三千,绝不错放一条”也并未消灭狂犬病。

除了打狗,中国预防狂犬病的另一措施是给人打针。世卫组织早在1950年已明确人类狂犬病的预防首先要控制犬类狂犬病。数据表明,犬只狂犬病免疫率超过70%,即可控制犬类狂犬病的发生和流行,阻断人患狂犬病。得益于“给狗打针”,1983年来拉美各国人类狂犬病发病率降低95%以上,狗的狂犬病发生率降低了98%以上,基本实现犬源狂犬病病毒的净化。然而在中国,由于狗的免疫率低,犬类狂犬病防控不力,直接导致了人用疫苗数量庞大。

 

中国每年要用掉1500万人份的狂犬病疫苗,几针下来价格一般在300元以上,如果要注射狂犬病血清和免疫球蛋白,在许多地区要花费1000元以上。美国每年用3亿美元(约20亿元)给狗免疫,截至2017年9月只发生一例人类狂犬病死亡事件,而且病人是在印度感染。

世卫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等机构制定了“2030年人类狂犬病零死亡”的目标,中国广州、东莞、上海、杭州、长沙、泸州、宝鸡等多个地区的街道和小区已经可以免费打兽用狂犬病疫苗,狗用国产疫苗均为狂犬病灭活疫苗也非常安全。

面对狂犬病,对人的保护和预防是必须的,但如果要从源头上根除狂犬病,只有“好好管狗”!如果你爱狗,就给它打针吧;如果你爱自己,也给狗打针吧。

参考资料:

卫生部《卫生部关于控制和消灭狂犬病的通知》(1980年11月18日)

南方周末《宠物犬疫苗接种率不足两成根除狂犬病中国仍需努力》

参考消息网《英媒忧中国企业出口猫狗皮具专家称并不多见》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世界狂犬病日漫话三:被狗狗咬伤后,该怎么办?》

世界卫生组织《关于狂犬病的10个事实》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杜绝扑杀无辜犬只接种疫苗即可有效阻断狂犬病传播》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ases of Rabies in Humans in the U.S. and Puerto Rico

Hang Zhou等, Human Rabies in China,1960-2014: A Deive Epidemiological Stu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