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岁的印度留学生辛格(Damandeep Singh)描述了他在澳洲的生活,“失望和沮丧”。

辛格是一名来自印度旁遮普省卢迪亚纳市的合格土木工程师,近16个月前与妻子多莉一起怀抱在异国他乡取得成功的梦想来到墨尔本,多莉持学生签证。

辛格接受SBS的采访时表示,“我所想要的只是一个家和一份工作,但到目前为止我所得到的只有拒绝和挣扎。”

这对夫妇几乎每天早上7点离开家。妻子在大学上课时,辛格每周都会瞄准一个郊区,登门拜访那里的几乎每一家印度杂货店,有时还会去加油站和其他商店,只希望能找到“随便什么”工作。

“我们从印度带来的钱都被大学学费和租金消耗光了,”他说,“我们确实有过这样的日子:我们一天只能吃一餐饭,内容只有一块大蒜面包,我们把它切成两半,在临时烤箱加热,然后再睡觉。”

但这对夫妇并不是唯一生活艰难的人。

根据2017年澳洲大学学生财务调查公布的数据,由于负担能力原因,至少有七分之一的大学生经常没有食物和其他必需品。

“我看到的每个地方,故事都是一样的,”考尔(Amandeep Kaur)说,她一个月前和丈夫一起抵达塔州。

“我已经发现,特别是在塔州,生活将变得非常困难。我们一直努力找工作,但到目前为止都失败了。”她说。

“没工做、没饭吃”已成为塔州的新常态,社区领导人古普塔(Loveleen Gupta)2006年从印度移民来澳。

古普塔是少数能够在澳立足的幸运儿之一,不像其他数千名正努力在塔州立足的人。当地失业率已经飙升至12个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古普塔告诉SBS,过去几个月,塔州的情况越来越糟。

“在每10名印度学生中,至少有6名失业,”古普塔说,他已成为许多找工学生的使者。

一个试图让印度留学生保持希望的人是巴尔文德(Balwinder Singh),他在霍巴特New Town的食品面包车成了当地学生常去的地方。

这位来自旁遮普省的29岁商科学生会为朋友和熟人留些吃的。

“我也是个学生,没人能比我更了解他们的情况,”他说,“一学期的平均费用高达1.5万澳元,想象一下那些没有工作的人的困境。”

“所以我只是尽我所能,”巴尔文德表示,他现在计划在年底前每周为学生每天推出一顿免费餐,并得到社区内一些捐助者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