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起,寒意来。

 

危机爆发,几乎都是因为债务。

电影《大空头》里有个情节,基金经理michael burry早在2005年3月发现,美国全国大量房贷逾期,甚至断供,他预测美国楼市会在2007年二季度崩盘。虽然当时楼市火热,但他毅然做空,期间饱受亏损煎熬,但最终如他所料,美国爆发次贷危机,之后,michael burry管理的基金收益超过400%,赚了50多亿元人民币!

 

今天,我要谈到的是中国,虽然不是房贷逾期,但仍然足以让人警觉:不断增多的信用卡违约。

1.

央行披露今年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其中显示,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已经达到756.67亿元!

看惯了4万亿的朋友,也许对这个数字无动于衷。

那么纵向看,5年前的2014年这个数字是357.64亿元,也就是说现在已经翻番,再和2010年的76.86亿元相比,几乎已是10倍之多!

这756.67亿元,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21%,也就是说信用卡每刷出去100块,就有1块2毛1,还不上了。

可见增长速度非常快,数额也相当大了。

得益于火爆的楼市,今天人们无比重视自己的信用记录(哪怕只是纸面上的信用),所以,逾期半年,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些人中的大多数已经无力、无法还上钱了。

因为,现在在还款日到期后,各大发卡行基本只给3天宽限期(部分大行甚至没有),逾期超过3天就极有可能上央行征信黑名单。上了黑名单,不光影响贷款,甚至连买高铁、飞机票都受影响。

而逾期超过3个月,就可能触犯刑法,遭受牢狱之灾,能被以信用卡诈骗罪,处于拘役,甚至有期直至无期徒刑。

逾期半年,那真可能是还不上了。

2.

数据显示,目前信用卡的主流人群、活跃用户,70%是18到35岁的年轻人。

但扎心的是,2018《中国养老前景调查报告》中提到,35岁以下的中国年轻一代,平均每人每月储蓄只有1339元。

这也可以从侧面反映,当前信用卡用户经济支出压力之大。

其实,根据现实情况,1339元的数字可能还是比较乐观的估计。

由此,35岁以下的年轻人注定是历史上少有的苦逼一代。

有文章计算了下,一个北漂拿着10000块的工资收入,一月能收入囊中的也仅剩下2850元。

而最近北京房租猛涨二三成,恐怕这2850元,也要再打个折扣了。

可见,北京要求年薪80万才能落户,也有“合理性”。

其实,中国目前生活成本之高,在全球范围内都是排的上号的。

著名的美世咨询公司(Mercer),发布的《2018年全球生活成本排行榜》,计算了全球375个城市的房价、交通费、餐饮和服饰等开销。结果,消费最高的10个城市里,中国占了3个(香港第1,上海第7,北京第9)。

前50里还有:深圳(12)、广州(15)、南京(25)、天津(29)、成都(31)、青岛(36)、沈阳(38)。

有人计算,在我国部分城市养育一个小孩成本甚至高达一两百万。

另外,还有这些年持续高企的房价,一方面催着更多年轻人不惜套现入市,还有一方面为了投机炒房,也在信用卡里倒腾。

银行业内人士透露,2017年某大型银行发现年度套现额高达1000亿元,据保守测算,全行业年度套现规模超万亿元。

当然,还有现在日益发达、精准的广告轰炸,不少年轻人过度超前消费,拆东墙补西墙。

“花钱一时爽,还款火葬场”。最终,会有支撑不下去的一天。

下面这个“疑似90后”的经历就可见一斑。

3.

拿着发展中国家的薪水,承担着发达国家的消费,或者还有几丝欲望的裹挟,最终的后果是,拖欠信用卡的人越来越多。

根据中国最大的线上信用卡管理平台51信用卡披露,持卡人借款中,不良率(逾期90天以上)约在6%-10%之间。这可远远超出大部分人的直观感觉。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而另一方面,这些年来,各大银行也瞅着信用卡市场的香饽饽,疯狂发卡。

从2008—2017年10年里,中国信用卡发卡量从1.42亿张,猛涨到5.88亿张,增长4倍;信用卡贷款余额从1582亿元增至5.56万亿元,实现35倍增长。

而央行最新披露的数据,似乎表明一切还在疯狂向前奔跑……

对个人而言,债务能让你提前享受生活,但最终要靠勤劳工作、晋升、加薪来还上债务。

对经济体来说,债务能推动一时发展,但最终要靠技术和生产效率提升。

还拿美国的次贷危机来说。

在次贷危机全面爆发前,很多买房人为了防止房子被银行收走,从信用卡上透支支付月供,2007年当年全美5、6月信用卡余额增长率按年率计算达到11%,是5年来的最高增速。

2007年上半年美国人信用卡违约率大幅增加30%,美国汽车经销商的车贷坏账率达2.73%,创10年来新高。

而一两个月后,2007年8月,惊涛骇浪已经劈头盖脸砸落下来……

当然,目前中国形势还要乐观很多。但越来越多的信用卡逾期,也在预示着可能的风险。

而最主要的风险,简单归纳如下:

由于这些年货币供应量(M2)总量超过美国,太过庞大,如果不贬值,可以“买下美国”。

这显然不合理。那么,人民币就有贬值压力(今年以来兑美元已经贬值超过5%)。

但是,人民币如果大幅贬值,那么资金外流的压力就很大(消耗外汇)。这显然也不允许。

那么,就应该加息(这样人民币就更值钱),可是,这些年来政府、企业、居民的负债之和是GDP的2—3倍。

加息之后,企业、地方政府债务,还有居民的房贷,压力将加大。

所以,加息、保外汇,是个两难选择。

今天(23日)凌晨结束的美联储会议,美联储完全没打算停止加息步伐。

稍有不慎,后果就不堪设想。

大势之下,其实个人能做的很少,套用股评师常说的一句话:多看少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