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的一次“性暗示”,打开今天的“死亡之门”

滴滴顺风车,一上来打的就是性感牌。不信的话,可以看看这段采访。黄洁莉,是滴滴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此人刚刚被免职。凡是有果必有因。

3年前的一次“性暗示”,打开今天的“死亡之门”

3年前的一个“性暗示”,打开了今天的“死亡门”。滴滴不得不为此认罪买单。

最新消息显示,滴滴顺风车27日起全面线下;两个高管被免;交通公安两部门约谈滴滴;涉事人或被升格法办……

冤吗?一点都不冤。

2015年开始,滴滴把顺风车业务打造成了“勾魂业务”,用一个“sexy”勾起了无数人的性幻想。

原来,拥有一辆车,再搭上一个滴滴,就有机会“钱色两得”,多好啊。

有了这个魔力般的性暗示,本来没什么想法的,也被他勾得魂不守舍。

人性的欲望被点燃,滴滴原以为可以释放美好,没想到,打开的是一个潘多拉盒子。

今年5月,郑州空姐遇害案轰动全国。彼一时,潘多拉盒子,露出狰狞一笑。

滴滴,怕了吗?没有!他们非但没怕,还在放纵,还在疯狂推送性暗示。因为,他们坚信不疑,靠走“sexy路线”,一定能让滴滴顺风车名垂青史独步天下。

3年前的一次“性暗示”,打开今天的“死亡之门”

滴滴很清楚,裤腰带和他们的顺风车业务关系很大。

因此,滴滴反复提醒他们的司机——性幻想可以有,性社交可以有,就是不能性犯罪。

问题是,一群干柴烈火,被滴滴天天撩拨,保证一个都不犯罪,可能吗?

事实证明,性犯罪终于发生了,不止一起,都是玩命的犯罪。

直到温州乐清案发生后,滴滴的一个司机群,无耻暴晒“凌驾于死亡之上的性快感”。他们纵情地撕扯着人性对死者的悲悯,他们纵情享受着意淫带来的社交体验。

3年前的一次“性暗示”,打开今天的“死亡之门”

这就是滴滴标榜的“遇见美好”,一个无敌的商业故事。

人,有七情六欲。滴滴很通人性。

一个小小的车厢,到了滴滴的商业构想中,就成了与情欲有关的美好故事。

这扇门被打开之后,从“情欲社交”到“性欲释放”再到“性犯罪”,咫尺之遥。

原本,滴滴有很多机会,可以斩断“从情欲社交到性犯罪”的通路。但是,他们并不珍惜,不仅不珍惜,还为犯罪扫清各种路障。

2015年前,滴滴顺风车客服团队属于自建。到了2018年,就完全变成了外包。

3年前的一次“性暗示”,打开今天的“死亡之门”

外包客服团队,要求是非常人性化的——高中学历就可以,最低18岁就能上岗,条件好的话,年龄还能放宽。基本工资3000元起,计件制。接的客服电话多,收入跟着涨。

这样的外包团队,可以给滴滴带来“三个满意的结果”:

一是,对司机资质的审核,差不多就行了。就算出事了,也是外包客服负主要责任。

二是,对乘客的投诉,意思一下就行了。就算出大事,也是外包客服负主要责任。

三是,司机和乘客,都是滴滴需要的资源。他们根本犯不着花重金,自建专业团队设置障碍。把海量的低附加值服务下放出去,滴滴就可以逐步实现“轻资产运营”的华丽转身。

3年前的一次“性暗示”,打开今天的“死亡之门”

一切看似无懈可击的商业逻辑之下,滴滴的“内部防线”被彻底肢解。

仅仅3年过后,滴滴一手打造的情欲空间,开始向罪恶变异。当一起又一起恶性事件接连发生,滴滴已经无能为力。

死撑下去,孤冷到底,有用吗?

面对残局,滴滴只能选择低头,为3年前的“理想国臆想”付出代价。

交通公安两部门约谈滴滴,是个开始。多个地方政府也在同一天行动起来。

以南京为例,要求滴滴限期将营运数据完整、实时接入政府监管平台。

滴滴也在同一天发出整改意见——27日暂时下线,重新评估商业逻辑,并向警方和社会各界求援,如何实现安全落地。

事情发展到今天,滴滴仍旧没有醒来。

资源整合、服务社会,本没有错。滴滴最大的错位在于,整合社会车辆的初衷,到底是为社会服务,还是为了满足个人性幻想。

共享私家车厢,如果以车主为本位,并毫无忌讳地加上性暗示,就会变成“猎艳空间”;如果以乘客为本位,那依然是常规意义的“移动空间”。

商业创新的第一步,需要一个奇思妙想。滴滴的确做到了。

但是,本位意识错乱,加上主观过度刺激情欲,过度理想化,换来的结果不仅是恶性犯罪,而且连滴滴自己都难逃帮凶的质疑。可以说,非常失败了。

滴滴顺风车暧昧广告被扒:早晚连我都要成为你的

“觉得女孩子真的太幸福了……”

这是8月24日温州乘滴滴顺风车遇害20岁女孩赵某去世前几天发的一则微博。女孩去世后,她的微博上了热搜,这则微博下评论也瞬间达到4万,有网友评论称“对哇,女孩子超幸福的,但是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会像帮你搬行李的男生一样善良”。

8月25日,乐清市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称,8月24日17时35分,乐清警方接群众报警称其女儿赵某(20岁、乐清人)于当日13时,在虹桥镇乘坐滴滴顺风车前往永嘉。14时许,赵某向朋友发送“救命”讯息后失联。接报后,乐清警方高度重视,于25日凌晨4时许,在柳市镇抓获犯罪嫌疑人钟某(男、27岁、四川人)。经初步侦查,该滴滴司机钟某交代了对赵某实施强奸并将其杀害的犯罪事实。

3年前的一次“性暗示”,打开今天的“死亡之门”

▲乐清公安的警情通报

滴滴自查进展: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

女孩乘车当日下午14点09分左右,曾发出求救信息。而在其失联时段,赵某的朋友家人以及警方多次联系滴滴客服,滴滴客服多次表示回复需要一定的时间。直到当晚18时13分,乐清警方才收到滴滴公司发来的车牌及驾驶员信息。

25日凌晨4时许,警方在柳市镇抓获犯罪嫌疑人钟某,经调查,犯罪嫌疑人钟某将受害人带至淡溪镇杨林线山路时,对受害人赵某实施强奸,并用匕首刺其颈部,致大量出血,随后将受害人抛在道路护栏外的悬崖下,驾车逃离现场。经法医初步鉴定,其死亡原因为右颈部动脉断裂急性大出血致死。

8月26日,@滴滴出行发布关于乐清顺风车事件的自查进展,自8月27日零时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内部重新评估业务模式及产品逻辑;并免去黄洁莉的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职务,免去黄金红的客服副总裁职务。

3年前的一次“性暗示”,打开今天的“死亡之门”

▲滴滴发布关于乐清顺风车事件的自查进展

最初角色定位:打造半私密的社交空间

据了解,滴滴出行涵盖出租车、专车、快车、顺风车、代驾、巴士等多项业务,2015年6月1日,滴滴顺风车正式上线。顺风车上线的三年多时间里,累计出行十多亿次。

3年前的一次“性暗示”,打开今天的“死亡之门”

▲示意图

2015年滴滴顺风车时任总经理黄洁莉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曾提到顺风车在滴滴内部的角色定位。“在滴滴内部,顺风车的运营策略十分明确,鼓励预约、提前分流,如果没人接单,用户再去选择出租车和专车服务。黄洁莉把出租车、快车、专车分别比作国营旅社、如家酒店和三星级酒店,顺风车则是‘家庭旅馆’。”在同类产品的对比中,滴滴顺风车的优势是:“和出租车、专车、快车不一样,顺风车在政策方面有多项利好,而独有的社交性还能为这一业务加分。”

在专访中,黄洁莉说:“过去你每天在路上两个小时,对于你的人生来说是消耗,但现在通过顺风车你可以认识比较靠谱的人,获得好的社交体验,它就变成了一种收益。这是从来没有存在过的一个场景,就像咖啡馆、酒吧一样,私家车也能成为一个半公开、半私密的社交空间。”黄洁莉说,“这是一个非常有未来感、非常sexy的场景,我们从一开始就想得非常清楚,一定要往这个方向打。”

为强调“交友功能”,滴滴在推出顺风车业务时,发布了颇具暧昧意味的广告,比如:

顺路是最好套路,据滴滴研究院预测,每个周末的半夜,都会在后海附近出现约786位孤单的乘客需要安抚。

真的是“巧遇”吗?嗨,又见面了,真巧哦。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你的小秘密,你没那么顺路,不过这场甜蜜的戏,我想和你一直一直演下去。

第一次见面,干嘛给我免单?第一次看到你就知道,反正早晚连我都要成为你的。

顺风车上线起初,乘客的性别、头像,司机的车型、头像、名称等信息均相互可见。

三月前空姐遇害后,顺风车曾下线整改一周

据《南方周末》报道,过去四年里,媒体报道及有关部门处理过的滴滴司机性侵、性骚扰事件,至少有50起。女乘客被顺风车司机奸杀,2017年已发生过。50个司机,至少有3人有危及人身安全的犯罪前科,却通过“三证验真”;53名被害人均为女性,其中7人被侵害时处于醉酒状态。

据了解,多数实施强奸犯罪的滴滴司机,都会先和女乘客闲聊天,了解其个人信息,判断“是否容易占便宜”,说暧昧的话故意挑逗,然后决定是否下手。

直到2018年5月6日,空姐在郑州乘坐顺风车遇害一案曝光,女性乘车安全才引发全社会的关注。

5月11日, 滴滴出行正式对外宣布,他们于即日起正式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停业自查整改一周。同时,其他平台业务对全量司机全面审查,用一切手段清理平台上可能的人车不符情况,而运营及客服体系也将全面整改。

3年前的一次“性暗示”,打开今天的“死亡之门”

▲5月11日,滴滴顺风车下线整改

5月19日零时,停业一周的滴滴顺风车悄然恢复业务。安全措施全面整改,包括:注册身份验真(车主乘客注册须人脸识别)、接单身份验真(车主接单时须人脸识别)、隐私保护设置、夜间出行保护、安全百科学习、顺风出行保障(车主乘客均获保额最高120万意外险)。

然而,5月20日,湖南的朱女士就在微博上爆料称,5月19日当日,她在乘坐滴滴时,上车后司机不停搭讪,临近目的地时司机突然把订单关闭,锁住车门,向朱女士提出“摸一下500元”等要求。

律师:安全第一,不应提倡“交友功能”

开山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乐清女孩顺风车遇害事件中,犯罪嫌疑人司机钟某涉嫌强奸和故意杀人,应当承担主要责任,滴滴顺风车平台应当承担监管失职的责任,“首先是政府相关职能部门的监管失职,政府职能部门不仅仅只是承担管理的责任,还应当承担起安全把控的责任;平台方面应当对车主进行严格的把控。”

周刚认为,在事发前一天涉事司机刚刚被其他乘客投诉,平台方面应当立即做出反应,杜绝该司机继续接单,以防止惨案发生,而事实上,“(顺风车平台)接到投诉后无相应措施;面对受害者朋友的求救时,平台使用的仍是模板式的回应。”

此外,周刚认为,顺风车业务定位上不应该强调“交友功能”,“首先,顺风车的模式值得肯定,这项业务确实给市民出行带来了方便,但是乘车应该强调安全性第一,而不是去提倡其私密性和交友功能。”

王传君章子怡等众明星也发声

接连出事,让滴滴成为众矢之的,许多明星也在微博发声。

26日,演员王传君在微博晒出卸载滴滴软件的截图,并表示:“删了也不会变好的……对吧?难道还要一直留着么?”

3年前的一次“性暗示”,打开今天的“死亡之门”

▲王传君微博

下午6时,王传君的这条微博已有5万转发,#王传君卸载滴滴#甚至登上了热搜。此外,章子怡也在微博称“那是让人滴血的滴吗”,并附上三个问号。马思纯也发文感叹,“就算保护自己,恐是无助。”

曾担任电视剧《大丫鬟》、《国色天香》编剧的李亚玲则在朋友圈发文,并附上武汉滴滴司机群对遇害女孩无底线的调侃,愤怒声讨。作为曾有10多年社会、调查记者生涯的李亚玲提议卸载滴滴,“为了我们每个人的女儿!为了我们每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