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森的政府可能在短短一个月之内在他周围分崩离析,因为自由党面临着保住前总理谭保选区的艰难战斗。

一项新的民意调查显示,自由党得票率在Wentworth蓝筹选区暴跌,谭保预计将在本周五辞职,引发补选。 

与此同时,维州女议员班克斯(Julia Banks)宣布周四退出国会,令政府面临另一打击。班克斯说,党内的领导层混乱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班克斯表示,在领导权表决之前,她遭到了欺凌和恐吓,而莫里森最终取代谭保成为总理。

拥有游离选区Chisholm的班克斯说,有好几百名民众过来告诉她,他们希望谭保继续当总理,而她赞同他们的意见。

新的ReachTel民意调查显示,在Wentworth,自由党和工党的两党支持率以50-50打平,明显表明Wentworth选民计划惩罚自由党抛弃了谭保。

如果自由党失去该席位,联盟将在众议院失去多数席位。

在2016年的联邦选举中,谭保的两党得票率高达67.8%。

谭保将在周五辞去国会议员职务,此前预计Wentworth将于10月初进行补选。

资深工党议员马尔斯(Richard Marles)说,Wentworth本是全澳最安全的自由党席位之一,这次补选的结果将影响新总理莫里森。

他告诉天空新闻,如果自由党无法在Wentworth取得强劲胜利,就意味着澳洲人民打从一开始就拒绝让莫里森当总理。

左倾智库澳大利亚研究所委托的886人民调也发现,谭保的选民对可再生能源改革的重视程度高于自由党。

根据民调,大多数人认为澳大利亚应该在五到十年内转向100%使用可再生能源,并认为国家能源保障应包括减排目标。他们还认为新总理莫里森会比前任更少地应对气候变化。

一半的选民表示,莫里森在2017年国会质询时间对煤炭问题发表的看法,降低了他们在下次选举中投票给自由党的可能性。

自由党的首轮票选支持率从2016年的62.3%暴跌至39.6%。

工党则从联邦大选时的17.7%飙升至29.9%。

Wentworth受访者也被问及他们对自由党预选领跑者夏尔马(Dave Sharma)的支持度。前驻以色列大使获得了34.6%的支持,而工党的默里(Tim Murray)获得了20.3%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