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禁止了华为参与其国家的5G建设,又推出“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非战时经常性国防预算”来应对中国军事崛起,澳大利亚站在反华的最前沿,算是与中国杠上了。

据英国媒体报道,澳大利亚今后十年里将斥资1,470亿美元加强军备,原因是亚洲地区的军备竞赛日益激烈,而亚太地区军备竞赛的震源地是中国。面对中国崛起,澳大利亚近两年的反应可谓“吹皱一池春水”,让中澳关系波折不断。

或因达斯特阿里事件,澳大利亚刚下台的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Bligh Turnbull),在2017年底曾说过一句莫名其妙的名言:“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其意图很明显,宣扬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政治干预和渗透。为了将这种莫须有的事件坐实,特恩布尔还在今年6月推动通过了《反间谍与反外国干预法》,旨在遏制外国在澳大利亚的政治影响力,被指明显针对中国。

特恩布尔不能正视中国的正常发展(图源:Reuters)

在对华不友好的氛围下,华人移民澳大利亚也受到负面影响。据澳内政事务部近期泄露的一份统计报告显示,在2018财年的前8个月,成功入籍的华人数量骤降至1,559名,与2017财年的6,500宗相比递减了将近80%,获批率竟跌到不足3%。而其他国家,如印度、英国、南非等国移民的获批率却有小幅提升。

无论从经济、军事、立法,还是移民等方面,澳大利亚确有全面与中国对抗的趋势。即使新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上台,恐怕中澳关系也不会改善。因为正是莫里森禁止了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和中兴向该国移动电话运营商提供5G技术。而在更早的2016年,他出任澳大利亚财长时,也同样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拒绝了中国企业竞购澳大利亚电网公司的股权。

自由党主导下的澳政府对华完全不友好,说它是美国的完美跟班应是比较符合实际的描述。今年5月底澳大利亚自由党籍参议员、前军方高官莫兰(Jim Molan)甚至称,西方争夺控制南海的斗争已经输了,除全面战争,没有什么能够把中国军队赶出南海。莫兰的话语近乎疯癫,但它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澳大利亚失去了面对中国崛起的定力。

庞然大物的中国崛起,确实与亚洲四小龙或日本崛起有很大的不同。首先,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与西方处在同一阵营,有基本相同的价值观,他们的崛起一般不会给白人主导的西方世界,带来很大的冲击。而中国有自己独特的制度和价值追求,与西方喜欢的价值观多有差异,这自然让西方人以疑惑的眼光看待中国。

更重要的是,中国体量庞大,经济产值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对世界政经格局产生巨大的影响。日本虽然体量也比较庞大,但它不会超过美国,并且在国防上接受美国的保护,所以它的崛起不会从根本上改变世界格局,西方人对其担忧也比较有限。而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大国,文化与庞大的经济体量相结合,会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影响巨大,令一些保守的西方人感到一丝疑虑和恐惧。

澳大利亚自由党中的保守派应该是一群敏感的人,他们以自己所受的西式教育思考中国,或许从中国的超大规模崛起中嗅到了不安的气息。这完全可以理解,毕竟让这些骄傲的西方人去理解中国的东方文化确实不易,他们可能也没有这种理解力。这与200年前保守的中国人抵制西方文明是同样的道理,只有现实会让这些保守的西方人正确认识中国的崛起,相信由文化形成的误解最终会在现实面前消失遁形。

中国崛起不会对西方构成威胁,澳大利亚作为距离中国最近的西方国家,可以率先跳出来对抗中国,也最有条件感受真实的中国,准确理解中国发展给世界带来的正面影响。澳大利亚不缺乏冷静务实,有理解力的政党,它们懂得如何发展与中国的互利互惠关系。明年澳大利亚将迎来议会大选,大选之后中澳关系或许会走出低谷,走向正常的发展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