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2018年8月21日)。傍晚5:13。

哔的一声,联邦部长马西亚斯,发了个短信,给总理唐宝的一位助手,说他正在想办法,让挑战总理的内政部长,熄熄火,争取让这事儿过去。

这是一周前,震动世界的澳洲“政变”中,一个关键情节。

一直帅气微笑,甚至准备连任的总理,突遭战友公开反目。不到一周的功夫,就大势已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

《马说》综合各方消息,给读者披露一些令人唏嘘的政治与人性内幕。

这位马西亚斯(Mathias Cormann0),在联邦政府,做个金融部长的官儿。自然是总理的亲信,同时也是挑战者的朋友。本来嘛,大家都是一个党的骨干。但这时,他夹在中间,有点不好办了。

大家还是兄弟时,只要议会召集日,部长们从各自选区飞来首都,每周三凌晨5点半,他都会与内政部长雷打不动地一起散步,扯扯闲篇儿。

眼见自己的老大(总理)闹心,他思忖再三,就给总理的助手发了这个短信,说:他准备利用每周三凌晨5:30与内政部长固定的散步时间,劝服内政部长,别闹了。

8月第一次“政变”党内投票结束后,马西亚斯与挑战总理的内政部长达顿(右),一起走出党的会议室。记者们堵在门口,抢各种镜头。

总理唐宝呢,正被架在火上烤,焦虑不安中:本来,内阁诸官,都是自己任命的,大家都好好的,即便关于能源法案,关于公司减税,有些争吵,但毕竟关起门来,是一个党的呀。谁知,就因为他政见变化,原本紧密团结的党中央,突然对总理有了异心,嘀嘀咕咕准备要换领袖。几家大报,甚至公开说:总理气数尽了!

总理决定先发制人!

就在这天早上,执政党的议员们,像往常一样,来党的办公室上班(执政党与反对党办公室,都在议会里),总理突然袭对自己的同志发起了伏击——提议马上投票,重选党的领袖!

一下子,全澳各族人民屏住了呼吸——又要换总理?

“阴谋家”内政部长达顿,以及他的”同伙们“,也没心理准备,仓促投票。

各方提心吊胆计票,结果是:总理保住职位!

但仅以48:35险胜!

总理全无胜利喜悦,反倒一身冷汗:自己的团队,竟然有接近一半反对自己!

内政部长达顿则宣布辞职,然后说:我只需动员7个人支持,你总理就得下台!等着瞧!

这多大的仇啊?!

我们下面再说。

“我努力拉他回心转意。一定得这样! 不能让35个人漂在外面啊!”

马西亚斯忧心忡忡地,发了这样的短信。

“I’m trying to get him back in the fold. We must. We can’t have 35 people floating out there,” was how the text was described.

唐宝看了这一短信,心里估计五味杂陈,暗暗祈祷:这哥们儿的说和,能帮自己过了这一关吧?!

其实,前一个周五,唐宝就感觉到苗头不对了!当时,总理府通知内阁全体成员,周日到官邸共进晚餐,讨论《国家能源保证法案》,以及公司税改方案,为即将进行的议会辩论,做好准备。

但是,那位光头、一脸凶相的内政部长达顿,以及他的铁杆Greg Hunt,却没有第一时间回复!装作没听见!

这是跟老大叫板了。

最后,总理府一催三问的,达顿回复了,说对不起,我来不了,我家里晚上有客人!公然对抗中央!

为了让他兼顾家里,又能到首都共进晚餐,总理不得不动用了贵宾飞机,去接达顿。最后达顿和他的“跟班“终于出现在晚餐桌上了。党的团结似乎仍然一致。

但达顿的这一态度,让总理知道:分裂已不可避免了。所以,他在周二早上,抢在一位昆州议员发难之前,主动打响”重选领袖“的一仗,打了对手措手不及,暂时领先,保住职位。

没想到,内政部长立刻辞职,同时宣布这事儿没完,扔了官职,继续挑战总理!

这才有了开头一幕:当天傍晚,马西亚斯发短信要在两人间撮合。但他的短信,也隐隐可见——他跟达顿关系也不一般!

渡过了一个难眠夜晚,终于等到了周三第一声鸡叫。那些一宿没睡的人们,目光都集中在天不亮就开始散步的两个黑影身上。

天亮了,消息也传回来了:

他与达顿的“散步”,没达到预期效果;甚至相反,这一圈散步下来,马西亚斯似乎反倒被达顿说服了!他开始相信:达顿要么已经有了足够的票数,要么很快就有了,反正现任总理唐宝失败的局面,已无法挽回!

中午11点,他估计经过痛苦的思想斗争,将这一谈话结果,告知了唐宝的“参谋”们。总理近臣们一听就急了:你被蒙蔽了!他达顿撒谎了!他哪里有什么足够支持的票数?他不过是想发动一场危机而已!

马西亚斯则说:自从昨天投票以后,又有六到七票,已经“转”到达顿那里去了!唐宝已经失去了团结全党的能力了。

《马说》按:澳洲的大选,与美国不同。澳洲是选党,不选人。所以,执政党中,谁是党的领袖,谁就是总理。党内不能服众了,就只能换人了。

这时,就更有戏剧性了。

唐宝阵营一听这话,目光就投向另一个铁杆成员:莫里森Scott Morrison——就是现在当了总理的这位。唐宝阵营怀疑:在投票给达顿的35人中,有一些可能就是莫里森的支持者。按理说,莫里森是可以将这些人,再拉回来,支持唐宝的。除非!除非莫里森另有想法!

Turnbull’s office suspected that some of the 35 who voted for Dutton on Tuesday were Scott Morrison supporters and they would come back. Unless Morrison was up to something else.

大约12:20左右,马西亚斯从他的办公室出来,走进部长翼楼,与他一起的,是昆州议员、达顿的支持者“波特万 ”Bert Van Manen。后者过一会就消失了,然后马西亚斯单独走了总理办公室!

“马西亚斯刚刚走进总理办公室!“《澳洲财经评论》记者立刻发了推特,”也许出大事!也许啥事没有!

“Mathias Cormann has just gone into the PM’s office. Could be significant, could be not. Whole joint is febrile #libspill.” The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tweeted.

唉呀,原来,联邦政府这些大官儿的一举一动,都在记者眼皮底下。《马说西东》也想起来:在议会大厦里,不但有执政党与反对党的办公室,各大媒体也有办公室。所有党和国家领导人,包括总理一举一动,基本处于透明状态,瞬间传遍祖国大地。

The Prime Minister’s office responded, saying it was to discuss the next steps on the company tax cuts which had been defeated that morning in the Senate.

唐宝办公室马上就回应了这一推特,说两人没谈别的,就是谈公司减税法案。这个法案刚刚被参议院驳回了。

这回,政治家们倒没撒谎:俩男人确实谈了这事。唐宝是想开个记者会,宣布放弃对大小公司一揽子减税法案,先让减少小公司税负,能在议会通过。

这总理不挺好的嘛——为了给公司减税,操碎了心!

马西亚斯支支吾吾,不太想开这个记者会,但也同意了。他另有心思地告诉唐宝——达顿的票数,已让唐宝陷入困境,就连他自己,也无法再继续支持唐宝了!

想必,那是一个痛苦而残酷的场面!对于唐宝,对于马西亚斯,对于两个多年的朋友,均是如此。

几分钟后,马西亚斯还是与唐宝,一起出现在公司税改记者会上,与莫里森一左一右,并肩而站,表明他对唐宝的忠心!

马西亚斯(左),与总理的另一铁杆莫里林(右),一起出席总理(中)记者招待会,为风雨飘摇的总理站台支持。但人们没想到:接下来几小时,这些人的态度与命运,就完全变化了。

到了周三下午晚一些时候,过了议会质询时间(question time), 马西亚斯又重回总理办公室,身边是总理另两位铁杆部长,一起通知总理:他已失去了他们的支持!

知情人说:唐宝面红耳赤地争辩;马西亚斯只是一个劲儿附合,喃喃自语:这是疯了,这是疯了。Turnbull tried to reason with him and Cormann kept agreeing “it’s madness, it’s madness” said a source.

在场的部长费尔德,则说不出话来。另一位姓“现金”(Cash)的部长,也一时失语。

“Fifield couldn’t speak, Cash barely could.”

唐宝轻声对马西亚斯说:这是恐怖行动” This is terrorism,” !知情人说,坐在对面的三位部长,垂首喃喃,表示认同。

“那为什么要屈服于恐怖行为?!”唐宝几乎要咆哮了。

执政团队的裂隙,开始劈劈啪啪,四处出现。一位叫Hunt的部长,在周二晚、周三早上,犹犹豫豫给总理写了两封信,说重选领袖时,他自己一票投给了挑战者达顿,因此,他应当辞职。但是,就在唐宝跟三位部长谈心时,这位Hunt部长突然正式宣布:全力支持达顿竞争党领袖!

和事佬没当成的马西亚斯,虽然周三站在总理身边,出席了记者招待会,给了风雨飘摇的总理面子与支持,但第二天(周四)早上的党领导例会,他却没有出现!

8:50, 他,带着其他两位部长,“现金”和费费尔德 (Cash and Fifield),一同走进总理办公室,递交辞呈,全部辞去部长职务。这是最终表示:不能再支持曾经的大哥了。

虽然总理府要求”现金“和费费尔德,要交辞职信,有胆就一个一个地自己来交,别躲在马西亚斯的身后!但这也无济于事。

紧接着,达顿的支持者、联邦部长如 Hunt, Ciobo, Keenan, Taylor and Tudge ,也来到唐宝办公室,递交辞呈!而马西亚斯带着”现金“与费费尔德,向媒体宣布将支持达顿!

唐宝知道大势已去。他还有两个忠心耿耿的兄弟姐妹:财政部长莫里森,外交与贸易部长毕晓普。唐宝给两人开了绿灯:你俩可以自己组织人手,去争夺党领袖了。我就不参加了!

就在达顿不给总理府面子那个周五,《马说》还与毕晓普共进了午餐。当时没想到会出这么大变数,没看出来一场暴风雨正在酝酿。

就在达顿拒绝出席总理晚餐那个周五,《马说》还与外交与贸易部长毕晓普(中)共进午餐,还赠送了维农汇对华推广的乐尔乐(Lore)澳洲草本保健酒。大家其乐融融,丝毫不知道:一场政治风暴,将在当晚开始。而毕晓普一周后就愤而辞职。

谁也没想到的是:

看起来,达顿已胜利在握——莫里森与毕晓普,都是仓促上阵。但投票结果,竟是黑马莫里森胜出,成为自由党领袖,出任澳洲第30任总理!


莫里森上任后,我的邮箱,收到了这位新任总理的来信。信中说道:对于刚刚发生的“政变”,你有所有的权利,感到失望;我也深知:你们很多人甚至会愤怒……

据说,投票结束,达顿的支持者们走出会议室,表情都像傻了一样。而毕晓普则是愤怒:与她一同来自西澳的党内议员们,竟然没有一票支持自己!后来被曝光:议员们为了防止达顿胜出,而牺牲了毕晓普。详情我们后话再说。

莫里森则认为:唐宝在周二突然发起重选(领袖),是一个正确的战略。不然的话,达顿现在就是澳洲总理了!

是的,达顿如果成为总理,至少对澳中贸易,会是一个障碍。在达顿几乎胜利在握时,中国的《环球时报》就痛斥达顿,说他是一个缩小版的特朗普;显示了中国官方对他的不认可。如果他当选,澳中关系可能面临更大的困难。

新任澳洲总理莫里林,他的办公室长这样。

总理换来换去,让澳洲人,包括很多华人,或气或讥,但我却有另外一些感慨:

政客表态,支持谁,反对谁,全部公开来说。这需要多大勇气?!

忠诚,是公开的;

我不能支持你了,也是公开的!

兄弟情谊,在大局面前,或三观已变,“我无法再支持你”。

这种纠结,有情义,有背叛;政治家们的血肉人性,与政治的残酷无情,直让人太息。

但是,这也避免了暗箱操作的流血!

没有这样的机制,就只能靠阴谋。下面的人,换不了老板,只能阳奉阴违。当老板的,也不能正常换同僚,只能靠抓把柄,或者肉体消灭,或者送进监狱。

总之,无法善终。

做为旁观者,倒是先别笑话,而是学习思索来得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