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悉,受害人昨日已将伤情报告交给警方,但警方表示不需要;而在今日的庭审上,警方公诉人又告知法庭时间仓促无法准备伤情报告

今天早上,备受昆州华人关注的《奇妙的食光》剧组围殴粉丝丑闻审判结果出炉:5人认罪,其中两人赔偿500刀,三人赔偿600。被指控的五人包括三名男子和两名女性。

而在所有受害人中,最严重的一位已经出现了轻微的脑震荡。

只有五人参与群殴吗?

据悉,打人者今天就可以拿到被扣押的护照,如果行动迅速的话最快今天就可以离境。

而由于被告认罪且罚款数额相当之低,我们可以推测打人者或不会留下案底,今后进出澳洲也没有任何阻。这里请注意,这笔费用是罚款,而不是赔偿。

相信这个结果,让很多人特别失望:在澳洲聚众暴力殴打他人,后果竟然这么轻描淡写?

 

带着这个疑问,我们与向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的逸升律师事务所 (Ascent Lawyers)高律师取得联系,并获取了大量第一手资料。

一、警方疑似存在问题

今天的审判结果下来后,受害人第一时间表达了抗议。但根据昆州法律来看,今天刑事部分的判决已经结束,受害人很难再度上诉。

而另一方,根据剧组方面的说法,他们拿到护照后就将立即回国

对于这个结果,受害人表达了自己的重重疑惑。

1.伤情报告,要还是不要?

根据受害者之一的说法,自己昨天已经将医院出具的伤情报告给到了警方,而当时警方表明不需要这份报告。

但在今天的庭审上,当法官询问公诉方是否有伤情报告时,公诉方竟然告知法官由于时间太仓促,无法出具伤情报告!

据悉,法官判决的罪名一是普通侵犯(common assault),二是骚乱公共场合秩序。

很显然,正是由于缺乏伤情报告,法官无法判断被害者的情况,因此只能给出相对较轻的判决。

此外,施暴者的主动认罪应该也得到法官部分减刑的考量。

2.警方提告是否过于仓促?

实际上,在尚未获知警方未采纳受害者伤情报告之前,高律师早已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在短短三天之内提起控诉,警方是否掌握到了足够的证据。

而随后受害者提供的新情报似乎也暗示了这一点。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警方很难根据受害者的情况来足够有效的判断究竟有多少人参与了施暴,又或是施暴者应当承担多少责任。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视频中看到绝对不止5名施暴者,最终公诉却只有5名被告。

二、被害者可以申请高额援助

根据专业意见,尽管被害者无法从施暴方拿到赔偿,但他们依然可以向昆州机构Victim Assist Queensland申请援助,而最高援助额度可以达到每人37万人民币(7.5万澳元)。

 

而被告方缴纳的几百刀罚款,属于刑事部分的罚金。说明法庭方面仅对施暴者处以几百刀的罚款,以警告他们不要在澳洲打人。

对于这个部分相信大多数人都难以接受:为什么施暴方打人,自己不用缴纳赔偿,反而要政府出钱?

综合各方面意见来看,这主要是由于公诉方在上诉时提起的罪名较轻,而且由于缺乏伤情报告,法院只能做出在公诉罪名范围内最合理的惩罚。

同时,受限于昆州法律,受害者也很难向施暴方发起民事诉讼。

庭审过程还原,受害人讲诉真相!

(以下内容来源万能的布丁独家报道)

以下这篇报道布丁会尽可能的还原

法院现场,

庭审过程,

判决结果,

以及庭审结束后,

当事人及当事人朋友向媒体的亲述。

今早8:30

位于黄金海岸的Southport Local court

当地法院开庭审理

前天在Azzura Greens度假村涉嫌打人的

爱奇艺《奇妙的食光》节目组5人

他们因两项罪名:

Common assault & Public nuisance,

普通攻击罪,

以及扰乱公共秩序罪被警察抓捕。

五人中,三男两女,

平均年龄不超过30岁,

最小的只有23岁。

一大早,

布丁赶往法庭参加旁听,

刚到大门口

就看到三位黑衣人不苟言笑的站在大门口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当事人表示,

这三人,

是节目组专门请来的保镖,

他认为,

“这是节目组成员怕受害人会实行打击报复。”????

 

值得一提的是,

在法院今日案件的列表里

5位中国人的名字真的显得尤为的打眼~

9:30分,庭审正式开始

五位嫌疑人在翻译以及辩护律师的陪同下上庭

另一边是控方警察。

而其中,

被殴打的司机以及朋友也上庭参与旁听。

 

庭上,

警方先是出示证据和证词

控诉这5人殴打他人的行径

并出示了当日的群殴视频

当庭播放作为证据????

在控词中,警方表示:

当时受害人已被打倒在地

双手护头,非常痛苦,想要保护自己。

但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依然继续殴打

甚至用脚踩他

行迹恶劣!

之后轮到辩护律师开始辩护,

首先他表示,

这五人都愿意当庭认罪。

 

之后,

他开始介绍这五人的身份学历背景等

其中他表示,

这五人均受过高等教育(本科)

他们从事制作,导演和摄像的工作。

有良好的社会关系及稳定的职业

从无案底。

而且由于之后的工作行程安排等,

这五人将在明天回到中国,

但回到中国后,

他们或许会收到严重的处罚,

比如开除工作等。

在庭上,

辩护律师还指出,

受害人是一个狂热的不理智的超级粉丝,

并且用词,狗仔队

并阐述他们妨碍拍摄等行为。

 

听取了双方意见的法官

分别询问控方警察和辩护律师!

这里有一个重点,

当时,法官询问检察官,

在你提供的证据 – 打人视频中,

你可以指认出在被告席上打人者吗?

检察官表示,

他来不及也无法一一指认打人者!

 

事后,

受害人曾表示,

由于中国剧组表示自己很快就要回国

导致了上庭时间非常的仓促

事发场面混乱

庭上时间有限!

 

留给检察官的时间并不多!

检察官根本没有充足的时间去准备证据

受害人说,

“我甚至都还没有提供我的验伤证明报告。”

(医院证明)

于是到了,判决的时候,

法官最终决定,

做有罪判决,但从轻发落。

法官表示:

考虑到这五人当庭认罪,

并且从无案底,

她给予严厉的警告,并将罪名定为“普通袭击”

其中,

2位打人行为较轻的女性,

需要缴纳500澳币的保证金!

3位打人行为较重的男性,

需要缴纳600澳币的保证金!

只是保证金而已,

并不是罚款!

 

在庭上法官说:

你们作为受过高等教育,且还从事良好职业的人。

居然当街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你们应该感到很羞愧,

这种暴力行为

尤其是在受害人已经被你们打倒在地

双手护头时,

你们依然不依不饶的围殴

甚至用脚踢躺在地上的他。

我希望你们能悔悟,能羞愧!

 

法官还说:

这件事无论是在澳洲媒体还是中国媒体上

你们都以一个非常难看的形象出现

做了一个非常难看的示范。

 

然而目前,

此案子的刑事诉讼部分已经结束,

公诉方已经结案,

将不会再有任何后续开庭。

而这五位打人者,

也已经拿回了自己的护照与财物等。

即将返回中国。

 

节目组也已经第一时间发出微博,

他们表示,

工作人员没有做好情绪控制,

导致了突发事件,

深表歉意!

目前已严肃处理此次冲突事件中的相关工作人员。

关于网络上部分不实信息流传,

已交律师处理,追究法律责任。

同时还附上了一份

以及澳洲法院的判决通知书

甚至不愿透露姓名的微信网友还提供了一份

食光的导演发的一条朋友圈:

“法官听取了

黄牛追车,别车,恶意侮辱剧组人员

妨碍拍摄等事实陈诉,

没有罚款,没有赔偿,没有逮捕和扣留!

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食光!”

庭审结束后,

庭外的受害人表现的异常的激动和愤怒,

他对媒体说:

不公平!

他们(节目组)太坏了!

他说:

我并不是什么狂热的粉丝,

那些偶像,

我甚至一个都不认识!

我只是个司机,

我开车带着我的朋友,

以及一些他们之间互相推荐认识的粉丝!

我怎么就是狗仔队了!

而且我没有超过车,我没有狂热!

我没有!

“他们(节目组)的人很快的要求开庭

警察根本没有收集到足够的证据

他们还用三脚架打我,用武器

这些都没有说!

甚至我的验伤证明都没有提供,

就这样草草的结案了!”

我很生气,我很失望

因为我被打成这样,

不要说赔偿了,我连一句道歉都没得到。

而现在,

他们什么事都没有就要走了。

他们(节目组)会玩花样,厉害!

难道在黄金海岸打了人

就可以这样吗?”

 

据悉,昨晚

该节目组偶像和部分工作人员

已经从布里斯班机场回国了

今天,打人案也已经结案,

打人的工作人员也即将回国,

这个案子

彻底的盖棺定论。

就在刚刚,

布丁翻了翻,

《食光》发声明的微博下面,

粉丝们在心疼自己的偶像,

他们说,

节目组讨厌,但不要上升到偶像,别让哥哥们背锅。

在澳洲的华人们在感到羞耻

他们说,

请考虑作为一个中国人在国外的言行举止。

 

只有那个被殴打的小哥

似乎无人提及。

毕竟现在就连他到底是不是个黄牛,

他到底有没有去超车,狂热,狗仔!

双方也是各执一词,

看不清真相。

 

只是布丁想到结案后,

小哥对着媒体说,自己很失望时,

布丁因想要安慰他,

就轻轻地拍了下他的肩膀,

结果他嘶的一声说,

“别碰别碰,我还是好疼!”

想想看可不是嘛,

这件事,无论真相,无论结果,

每个参与其中或看到的华人大概都会觉得

真是好疼好疼!

 

对此,昆士兰有专门的机构Victim Assist Queensland向受害人提供资金援助,受害人可以向这些机构发起援助请求。

这部分费用可能包含:

·         医疗和咨询费用

·         出席医疗和咨询预约的交通费用

·         保障人身安全的费用

·         受害期间受损的衣物替补

·         案发现场清洁费用

·         收入损失(最高20,000澳元,特殊情况下可能更高)

·         其他合理费用,以帮助受害者从伤害中恢复

·         申请援助时产生的法律费用(最高500澳元,特殊情况下可能更高)

·         丧葬费(最高8,000澳元)

相信这个事实让很多人都难以接受:难道我们在澳洲被人打了,甚至被人群殴了,就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吗?

PS:根据律师方面的意见,判决结果和被害人持有何种签证、何种国籍并没有直接关系。

相信看到这里,大部分读者都很失望:施暴者的处罚就这样的轻吗?

如果只有这样少少的罚款,是否以后有钱就可以在澳洲为所欲为呢?

而且,纵观整个判决,我们似乎可以合理怀疑:是否正因为警方过于仓促导致信息不足,以至于法院最终只能给出这样轻的判罚呢?

最后,附上由逸升律师事务所提供的遭遇人生侵害时可以采取的维权措施。

1.可以申请什么经济援助?

 

如果您的理赔申请获得批准,政府机构会为您承担与康复相关的部分或全部费用。这些费用可能包括:

 

·        医疗和咨询费用

·        出席医疗和咨询预约的交通费用

·        保障人身安全的费用

·        受害期间受损的衣物替补

·        案发现场清洁费用

·        收入损失(最高20,000澳元,特殊情况下可能更高)

·        其他合理费用,以帮助受害者从伤害中恢复

·        申请援助时产生的法律费用(最高500澳元,特殊情况下可能更高)

·        丧葬费(最高8,000澳元)

 

援助总额将根据受害者的个人情况而有所不同。昆州受害者援助机构会按照《2009年犯罪受害者援助法》和相关指南的指引来评估申请。

主要受害者也可能有资格获得高达10,000澳元的特别援助金

相关受害者可能有资格获得高达10,000澳元的救济金以及抚恤金

主要受害者最高可获得75,000澳元

其他受害者最高可获得50,000澳元

 

2.谁可以申请经济援助?

许多人可能会受到刑事犯罪的影响。以下4种类型的受害者可以申请援助:

·        主要受害者:因暴力行为而直接受伤的人

·        见证暴力犯罪的次要受害者:因看到或听到暴力行为而受伤伤害的人

·        父母次要受害者:照顾未满18岁的受害人的父母或照顾人员,因意识到暴力行为而受伤害。当中可能包括受害者的父母,护理人员,继父母,养父母,亲属照顾者或负责照顾儿童日常生活的其他人。但不包括临时或短期代替照顾的人

·        相关受害者:因暴力行为直接死亡的人的近亲和经济受抚养人。这可能包括受害者的伴侣/配偶,子女,兄弟/姐妹或父母

3.什么刑事犯罪的受害者可以申请经济援助?

以下刑事犯罪行为的受害者可以申请经济援助:

·        人身攻击(例如被击中,被推倒,拳击,束缚或窒息)

·        任何性犯罪

·        暴力和/或抢劫入室盗窃

·        跟踪,绑架和剥夺自由

·        涉及机动车辆的暴力行为(例如危险驾驶导致死亡或严重身体伤害)

·        谋杀,过失杀人和谋杀未遂

·        家庭暴力

 

4.什么样的伤情可以申请赔偿?

只有提供了受伤的证据,才能申请经济援助。

其包含以下由犯罪行为直接导致的各种伤情:

·        身体伤害,如瘀伤,伤口,肌肉损伤,骨伤,牙齿损伤或脑损伤

·        心理创伤,如创伤后遗症,焦虑症和情绪障碍

·        情绪损伤,如注意力下降,睡眠障碍,恐惧和担心个人恢复正常生活的能力

 

5.对于性犯罪或家庭暴力受害者,受伤可能包括其他不利影响,例如:

·        造成违反感或自我价值受损

·        丧失或降低身体免疫力或身体能力

·        增加恐惧或不安全感

·        对合法性关系的不利影响

·        对感情的不利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