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在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生死传闻真假难辨两周之后,再有传闻称“远华案”(号称中共建政史上“第一大走私案”)主角赖昌星狱中死亡。

北京时间9月8日,中国社交媒体——微博传来一则消息:赖昌星于2018年9月6日心肌梗塞去世。虽然具有官方背景的《新京报》9月9日辟谣“目前赖昌星仍在服刑,该消息(指赖昌星狱中死亡)不实。”但舆论场对赖昌星以及远华案的各种辛辣评论并未结束。

赖昌星:“有些人在等我出现意外”

赖昌星1958年9月15日出生于福建晋江青阳镇烧厝村(今泉州晋江市西园街道烧厝社区)。早年在福建晋江以卖破烂为生。20世纪70年代,赖昌星偷渡香港从商。20世纪80年代,以港商身份回福建晋江发展,出任晋江市外商协会负责人及泉州同乡会负责人,并到北京开公司。

1991年2月,赖昌星入籍香港,并注册创办以房地产投资为主的香港美好企业有限公司,兼营进出口和成衣贸易。1991年6月赖昌星在香港注册成立“远华国际有限公司”。1994年初成立“厦门远华集团有限公司”,赖昌星亲任董事长,开始大规模走私活动。

1999年,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爆发,赖昌星因走私超过500亿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货物,惹怒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的朱鎔基亲自督办。1999年8月13日,厦门海关前关长杨前线给赖昌星通风报信,催其快离开香港,以免遭到内地与香港合作抓捕。次日,赖昌星便携妻带子仓皇出逃,辗转之加拿大,直到2011年才被遣返中国大陆。

在此期间,香港特区政府于2002年指控赖昌星当年提供不真实的文件和资料、以讹诈及非法手段取得香港居民身份,将赖昌星及其家人香港居民身份和香港特区护照全部吊销。

2012年5月18日,赖昌星被中国司法机关判处无期徒刑,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后在福建漳州监狱服刑。

2017年3月中国全国“两会”期间,赖昌星曾通过其代理律师舒杰称,正在狱中服刑的赖昌星心脏病很严重,有3条血管大面积堵塞,可能随时危及生命。舒杰转述赖昌星的话称,“有些人在等我出现意外”。

这并非赖昌星一方首次对外爆料。早在2017年年初,就有媒体称赖昌星向厦门中级法院提出申诉,不满自己原有财产仍暂存于厦门海关,未上缴国库,导致他不能获得减刑。据称赖昌星还致信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称加国政府对他人身、自由和财产权利的关心在审判后即停止,他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和糖尿病,希望加政府继续关心。自从2011年由加拿大遣返中国并入狱。赖昌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通过其律师主动向媒体爆料,让外界关注其本人动向。

而这一切的背后,都因为远华案的复杂、敏感,让赖昌星失去基本的安全感。

远华案:中共建政史上“第一大走私案”

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大陆走私成风。1999年4月,中国海关总署纪检组和监察局接到一封长达74页的检举信,信中揭发了远华集团运作5年的时间当中,利用各种手段走私530亿元、偷逃税额人民币300亿元,而且其中还涉及到时任中国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等人的腐败问题。

“远华案”由此揭开帷幕。

1999年4月20日,时任中国总理朱镕基亲自批示查办“远华案”,并成立专门的专案调查组(即“420专案调查组)。朱镕基当时的态度是:“不管清查到谁,都要一查到底,绝对不讲情面。”

2000年初,中共中央派出的“420专案调查组”囊括纪检、监察、海关、公安、检察、法院、金融、税务等部门协同办案,厦门特大走私案及相关的职务犯罪的案情被基本查清:赖昌星于1994年成立远华集团到1999年到案发,期间从事走私犯罪活动达5年之久,走私货物总值人民币530亿元,偷逃税额人民币300亿元;审查中牵扯党、政、军、商600余名涉案人员,其中近300人被追究刑事责任。

包括中国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解放军原总参谋部情报部常务副部长姬胜德、共青团福建省委书记詹少敏、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厦门港务局副局长曾太平、中国银行福建省分行行长陈国荣、厦门船务代表公司总经理朱建雄……因此案涉案金额之巨,办案时间之长,规模之大,案件涉及面之广,堪称1949年以来中共建政以来第一经济大案,从而引起广泛关注。

2011年7月23日,赖昌星乘搭加拿大航空AC029航班由温哥华飞抵北京,随即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被中国公安机关逮捕。2012年5月18日,新华社公布对赖昌星的的一审审判结果:赖昌星因走私和行贿罪被判无期徒刑。

虽然如此,但是关于赖昌星案件的话题并未冷却。有传闻称,远华案牵涉尚未被曝光的中共高层或家属,虽然传闻一直没有相关信息印证,但是坊间议论一直未断。 赖昌星死亡传闻出现后,引发微博网民热议。网民“陈鹏解梦”说:赖昌星关在漳州监狱,我咨询狱警朋友,尚没回复咨询。网民“游侠楚留香”称:赖昌星9月6日心肌梗塞去世,一些秘密永远尘封了。

“意外死亡”背后的政商关系症结

或者正因为案件复杂,涉及官员太多,在此之前,身在狱中的赖昌星一直担心自己“被死亡”。赖昌星的友人、《远华案黑幕》一书作者盛雪曾对媒体表示,赖昌星不断提出申诉,是希望再度引起外界关注。

“远华案”陆续宣判后,赖昌星的大哥于2002年11月猝死于监狱,该案要犯陈赞成也已死在狱中。近年来,数名涉及官商勾结大案的商人发生了非正常死亡。比如2014年1月2日,大陆影视大亨小马奔腾董事长李明猝死,港媒报道称,李明涉中国公安部前副部长李东生案。2014年3月12日,银河证券员工王垣在北京金融街国企大厦银河证券办公楼被杀。据称王垣的内兄(妻子余莉的哥哥)余刚是周永康的前秘书、前中共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

此外,因为涉及薄熙来案件而入狱的商人徐明以及号称周永康“国师”的“气功大师”王林等均在入狱前后因病身亡,虽然中共官方对于这些人的死亡已经给予了及时公开报道,但是这并未打消外界的各种猜疑和传言。2018年8月22日,中国互联网再次传出“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死亡的消息,虽然之后又有非官方消息称肖建华并未死亡,但是对于2017年年初就被官方管控的肖建华案,为何迟迟不予审判,外界终究疑虑重重。

在1949年以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中共在社会主义经济改造的过程中剥夺了个人经济独立的可能。中国民营企业家不仅没有政治地位,甚至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改革开放后,整个中国社会的活力得到释放,企业家尤其是民营经济从此进入一个疯狂的草莽英雄辈出时代。在此背景下,商人与政治的关系就变得相当微妙复杂。曾被中共批判的官商勾结乱象逐渐扩张显现。不单冒现了相当一批“白手套”、“红顶商人”,而且出现了一些商人甚至试图劫持政治的迹象,“远华案”就是其中一个重要案例。

在中国,商人究竟该以怎样的形式自处,在国家政经生活中扮演怎样的角色成为今年反腐风暴吹至商业领域后,外界尤其是民营企业主们心头最大的疑问。十八大后,中共高层在反腐的同时,号召建立“亲”、“清”新型政商关系。但是历经40年,沿袭三个代际,中国商人在与政治的关联中,并未能做到游刃有余,亦很难达成“亲近政府,远离政治”的状态。近一两年来,在中国诸多国有和民营企业家中掀起积极相应中共“扶贫号召”现象就是一种证明。

大陆媒体人吴晓波曾在《激荡三十年》中展望2008年后的中国经济:“在通往未来的道路上,这个正在生成中的、崭新的世界,一定还藏着我们尚未知晓的答案。”这个答案是什么,人们无从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