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自由党高层人士已经承认, Berejiklian 政府在关键问题上“犯了错误”,并且有可能在明年的选举中无法保住多数席位。

当议员们开始接受自由党会输掉 Wagga Wagga 补选时,党内高层人士警告说,联合政府已经在“一定危险”当中了。

“我们没有料到会丢掉 Orange 的席位,我们也没有预料到我们会丢掉 Wagga ,在我们成为少数派之前,我们只有 6 个席位。我认为危险是必然的,”一位高级部长表示。

“在 Wagga 的落败必定会让议员们感到恐慌,我预计,随着他们面临成为反对党的可能性,一些人将开始跳槽。”

独立候选人 Joe McGirr 是一名医生和学者,他有望在 Wagga Wagga 的补选取得历史性胜利,因为超过 30% 的摇摆不定的选民抨击了自由党。

Joe McGirr 在第一轮投票中仍然领先于自由党候选人 Julia Ham ,在周日下午的投票中,有超过 85% 的选票被清点。

最终的结果就是自由党无法获胜, McGirr 仍然“安静地乐观”,他将会甩掉工党,拿走席位。

“人们已经对发生的变化感到兴奋,” McGirr 说。“现在这是一个边缘席位。”

一位自由党高层人士表示,这一损失将给新州政府带来冲击波,并迫使政府反思在关键边缘席位采取的战略。

该消息人士称:“我们需要看一看我们正在做的活动,并接受可能我们正在做错的事情。”

该消息人士称,人们仍对市府合并感到愤怒,政府最近宣布的海洋公园政策也可能给政府带来麻烦。

渔猎农党政准备将政府的脆弱席位作为目标,因为他们计划扩大从 Newcastle 到 Wollongong 的休闲捕鱼禁令。

但消息人士称,此次选举失利将确保自由党在 3 月前不会出现自满情绪,并且会迫使议员们“切实走出困境,开始工作”。

几名议员还表示,州长坚持要求自由党而不是国家党竞争席位,这是错误的。

一位后座议员说:“他们应该把它交给国家党来运营。”他还说,“事后诸葛亮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从这次补选得到的教训是,在 3 月份,自由党要一个席位一个席位地争取了。每个议员都必须顾好自己的席位。”

另一名自由党议员表示,这一灾难性的结果意味着,该党现在需要在 3 月退出 Wagga Wagga 的竞选。

周日上午, Berejiklian 公开宣称对选举结果负有“全部责任”,她说,选民对两级政府官员的不信任,是自由党惨败的决定性因素。

“ Wagga 的人民在星期六向我和我的政府发出了一个非常强烈的信息。我接受这一信息,” Berejiklian 说。

但消息人士称,在自由党内部, Berejiklian 的办公室正在将责任推卸给联邦政府。

“她的团队正在向我们传达这是联邦政府的信息,不要惊慌,”一名议员说。“我不相信。 30%的摆动幅度太大了,不可能是这样。”

根据一名自由党高层人士的说法,内部党派的民意调查显示,在联邦政府内部崩溃之前,这个席位仍然可以轻松获胜。

但据了解,民调是在 McGirr 宣布参选之前进行的。 McGirr 曾在 2011 年竞选参议员,并获得了 30% 的选票。

该消息人士称:“联邦自由党自我牺牲了。谭保不仅被推翻,而且还被公开肢解了。”

“ Gladys Berejiklian 应该给 Tony Abbott 写一封感谢信,感谢他的大屠杀。”

在自由党拥有这个席位 60 多年后,政府被迫举行了补选。在今年 7 月的一次腐败调查中,长期任职的议员 Daryl Maguire 承认,他试图通过让房地产开发商与投资者建立关系来赚取报酬。